世界上最美的岛国城市

在西太平洋上,有个美丽的的地方,常被称作是上帝的鱼缸,彩虹的故乡,世界公认潜水渡假圣地,人间仙境世外桃源,它距离中国台湾1600公里,距离菲律宾880公里。往北游4000公里,可以到日本,往南游4000公里,能到澳大利亚。这个神秘的国家——帕劳共和国(帕劳语:Beluu er a Belau),是的岛国。1994年10月1日从美国的托管统治下独立。帕劳,台湾翻译成帛琉,包含有340多个岛屿,散落在茫茫的西太平洋上。

目前能直飞帕劳的航线有,首尔、台北、香港、马尼拉、东京……也就是说,从中国大陆去帕劳,除了广东个别幸运城市,其他省份都要转一次飞机。而且国家小连航线时间都受欺负,大部分都需要在转机地住一晚。从首尔飞过去,5个多小时,香港与台北飞过去,不到4小时。


帕劳好在哪里

【情人桥】天然形成的一座石拱桥。

【鲨鱼保护区】帕劳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鲨鱼保护区,著名的潜水圣地“蓝角”鲨鱼成群。

【水母湖】无毒水母湖,独一无二的视觉震撼。

【德国水道】著名潜点“德国水道”,魔鬼鱼的乐园。

【无人岛】帕劳340个岛屿中,有人口的只有8个,大部分为无人岛。

《美国国家地理》有本著名的旅游指南——《50 Places of a Lifetime》,在“人间天堂”系列中,帕劳群岛,赫然排在第一。

帕劳的海底景观,被海洋学家公认为世界七大海底奇观之首。这里是专业潜水者梦寐以求的潜水圣地。

帕劳拥有独一无二的无毒水母湖,去过的人无不惊艳。

帕劳的海水,共有7种不同颜色,所谓“帕劳归来不看海”,很多广告公司,都选择到这里来拍广告片。

帕劳有超过1500种多样鱼类,海钓者乐此不疲。

帕劳有性价比超高的海鲜大餐,而且做法原始,尽可能地保持原汁原味。

帕劳四季都是夏天,天天艳阳高照,PM2.5几乎为零。7-10月雨季,短暂的雷阵雨后,几乎每天都能见到彩虹。

帕劳旅游开发还不充分,游客不多,而且自由于跟中国没有建交、移动联通统统不通……

帕劳对中国游客实行落地签,白本护照+往返机票,随时可以溜出严厉的中国海关,过来喂个海鸥啥的……

在帕劳,吃喝玩乐全用美金。住宿喜欢奢华的,比如四大名旦之一李冰冰,会选择日本人开的PPR;注重性价比的,比如跑过来学潜水的黄渤、高虎、关喆等,喜欢选择台湾同胞开的百悦大酒店。另外还有帛琉大饭店,老爷大饭店等,也有几乎与世隔绝的名宿可选。在帕劳住一晚,从五六十美刀到三四百美刀都有。吃一顿饭,人均15-40美刀不等。不少华人开的海鲜餐厅,会推出8-10人餐桌,一个人30-35美金,就可以吃上新鲜的龙虾大螃蟹石斑鱼大扇贝金枪鱼……实在是,停不下筷子。帕劳海产丰富,海鲜大餐并不算贵,以中日韩做法为主。出海,则是来帕劳每天最主要的娱乐消费,可以租游艇,去海外闲逛或海钓,可以学深潜,玩浮潜,也可去水母湖牛奶湖男女共浴,或者,干脆找个无人小岛,扎个天体营看星星……

建筑垃圾再利用 找回放错位置的资源

    近年来,我们的城市变化日新月异,林立的高楼越来越多,在感慨建筑业迅猛发展的同时,也有部分人在质疑:伴随着城市化进程而产生的建筑垃圾都去哪了?
   无论我们承认与否,城市的发展和我们居住的环境之间,一直没有很好的契合点,所以尽管呼吁绿色建筑和环保城市的口号不绝于耳,实际上却收效甚微。各种渠道的污染对我们居住的环境已然造成严重的威胁。这其中,在我国大多数城市,建筑垃圾的数量已占到垃圾总量的30%~40%。

    有句话言之有理,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垃圾,只有放错位置的宝贝。所以将建筑垃圾回收利用不仅可以保护环境,还能节约资源,两全其美。目前我国部分城市的垃圾回收率已达到80%左右,如香港地区。台湾地区也不落后,达到50%,而大部分城市的建筑垃圾回收率仅达到5%左右,这种形式不容乐观。如今国内的大量建筑垃圾未经过任何处理便被施工单位运往郊外或乡村,采用露天堆放或填埋的方式进行处理,耗用大量的征用土地费、垃圾清运等建设经费,同时,清运和堆放过程中的遗撒和粉尘、灰砂飞扬等问题又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将垃圾变废为宝、实现资源的合理利用才是唯一科学的方式,也才是最终的发展出路。

    人们的认识正在逐步提高,“低碳、环保”俨然已经融入到我们生活当中,相信“循环经济”也不会落后,将会更加深入人心。“循环经济”一词,是由美国经济学家在20 世纪60 年代提出的,是指在人、自然资源和科学技术的大系统内,在资源投入、企业生产、产品消费及其废弃的过程中,把传统的依赖资源消耗的线性增长经济,转变为依靠生态型资源循环来发展的经济。循环经济将传统的“资源→产品→废弃物排放”的开环式经济系统转变为“资源→产品→废弃物→再资源”的闭环式经济系统,改变了传统的思维方式、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资源合理利用和环境保护,逐步实现“零排放”或“微排放”。它要求全社会利用有利资源,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增强保护环境的意识,促进资源消耗减量化、产品反复使用和废弃物资源化。所以在建筑垃圾的回收利用上,这个概念更像是为其量身打造的,也为我国的未来的建筑垃圾处理指明了方向。

    虽然我国的城市起步较晚,但同时我们又能借鉴国外的做法和经验,也可以算作是机遇与挑战并存。因此对于建筑垃圾的处理,最重要的就是要处理好环境和发展之间的关系,同时又要兼顾资源的合理利用,这样既能解决环境问题,又能创造出社会财富,一举两得,也能使我国的建筑垃圾处理工作走上经济循环发展的道路。

危楼百尺 隐患无穷

1909年超高层建筑问世以来,其高度在逐年的增加,不断的有新的建筑创造更高的记录。在短短的100年时间里,超高层建筑从最初的几百米一下子发展到了上千米,这一记录很有可能将会被继续打破。中国工程院院士江欢成曾说过:“随着建筑材料的不断改进,那怕是是3000米高的建筑也有实现的可能。”

但是,随着超高层建筑的高度的不断增加,给整个设计和建设带来了很大的难题,一些所存在的隐患也逐渐显露出来。就在2012年,我国湖南省长沙市还计划建造一座名叫“天空之城”的超高建筑,计划高度为838米。可惜的是,就在宣布建造一个月之后,这座超高楼就因为没有完成相关法定的报建手续,被有关部门叫停。曾有媒体称,被叫停并不仅是因为这个原因,事实上,“天空之城”自酝酿阶段就争议不断。安全性与否、资金是否充裕、周边配套等都让“天空之城”陷入舆论的漩涡。虽然现在有众多的超高层在建造,但是还是有很多的难题需要我们去攻破,比如说如何建造高耸入云的电梯和减少整体的重量。

这种高楼在设计中的难度非常巨大,材料的选择,地基的稳固,以及对于防震的各项设计都是非常巨大的挑战。若想建高楼,地基也是重中之重,因此超高建筑的地基比普通建筑要求更高。江欢成进一步解释说,超高层建筑的高度和地基的宽度有恰当的比例要求,只有达到一定面积,其单位面积的负荷才能被分散,不至于承载过重的压力。但是对于地震这种自然灾害,专家表示目前没有固定的解决方式。“对于位于地震区的900米高的建筑,结构抗震是建筑面临的巨大挑战。”钱稼茹说。江欢成也认为,地震中如何逃生是居住在超高层建筑中居民的最大难题,目前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需要人们自备逃生设备。还有对于高空风速的的考虑,当高度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对建筑产生非常大的影响,这些因素都是我们要考虑的和解决的。

还有一个非常大的因素就是环境,自从超高层建筑问世以来,就随之出现了众多的问题,占地面积大、光污染、破坏环境、舒适性等等。随着超高建筑越来越多,世界上已有一些高楼因选址和运营不佳而出现大面积空置。美国哈佛大学建筑技术教授基尔·莫曾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说:“无论从城市规划还是生态学角度看,在郊外建设摩天大楼都是一个糟糕的想法。”然而选址市内,又遇到建设安全和运营安全等问题,因此除了“高度”问题,在哪里建设超级高楼,如何使高楼得到充分利用,已成为城市规划者和建筑师必须慎重考虑的重要问题。除了安全与环保,后勤保障、高效运输、节能、垃圾处理和经济等都需要考虑,设计师与开发商在多大程度上能解决这些问题,将决定未来超级高楼的命运。同时,这种未知情况也给现在我们在建的各种超高建筑埋下了一个非常大的隐患。

随着设计与材料等的技术不断地提高,建筑师也将缔造出更多的的超高层建筑之最,但是超高楼所遇到的问题并没有减少。同时,一些虚荣心也诱使更多的地区建造出更高的楼层,但是它们却得不到很好地利用,一切都成为了一个未知数。所以说,我们现在的高楼就是危楼百尺,隐患无穷,众多的技术还需要建造者去突破。

《苦难辉煌》

 

《苦难辉煌》


定   价:¥38.00
作   者:金一南,徐海鹰 著
出 版 社:海峡书局
推荐阅读:嘉汇汉唐书城



内容简介:
    本书改编自中央电视台12集大型纪录片《苦难辉煌》,在保留原纪录片内容精髓的基础上,通过多次润色加工而成。全书以全视角、新材料、新思辨真实再现了中国共产党自成立、创建人民军队到抗日战争爆发前十多年间艰苦奋斗的历程。
  作品以客观真实的文字和珍贵罕见的图片带我们走进那段历史,真切感受中国共产党人历经地狱之火,带领中华民族探索到前所未有的历史深度和时代宽度,最终完成了中国历史上最富有史诗意义的壮举。阐释了党领导人民进行土地革命,创立和发展红军,开辟农村革命根据地和建设红色政权斗争的正义性,揭示了党领导的革命斗争从失败走向胜利,党和红军从苦难走向辉煌的历史必然性。

别再让“丑建筑”玷污城市了


  有人说,看一座城市的建筑,就知道这座城市的人在文化上追求什么。如果一座城市的一些建筑没有文化在里面,那么就可能被人称为“建筑垃圾”。然而,中国近30年的快速城市化进程中,却经常出现一些丑陋的建筑,凸显了一些建筑设计者在审美方面的落后与盲从,也说明了一些城市管理者在城市文化上的迷失。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市的建筑与文化首先陷入同质化、模型化泥沼中。城市建筑越来越趋于同一,都市变成了高楼大厦、钢筋混凝土的森林,很多城市的传统街区被大广场、CBD、商业街、外国名字的城市小区取代。这种情况的出现,很大的原因来自于对西方现代建筑风格的无限崇拜,使一些城市建筑设计消除了民族风格和特征,割裂了民族文化传统与现代设计的关系。


  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新建筑浪潮的爆发,中国一些城市建筑的传统化复兴,特色与古朴建筑出现,虽然这种复古逃离了同质抽象化泥沼,却又跌入了肤浅具象化的深渊。


  由于一些人对建筑文化的错误认识依然未能得到纠正,加上某些曲意迎合地方官员或投资商的错误做法,中国的城市建筑尤其是一些高楼大厦不断表现出庸俗象征主义的趣味,制造出各种恶俗的具象建筑,以城市地标的名义,引发中国城市景观的大规模“视觉污染”。


  这些“丑建筑”的出现,虽可归咎于中国近30年来的快速城市化,但更与当下中国建筑缺失足够的城市主题文化意识有关系。由于在城市建设中文化审美的不足,“丑建筑”频频造成各种问题:使用功能不合理,与自然条件和周边环境不协调;抄袭、模仿、崇洋、仿古式怪胎;东西拼凑的大杂烩;生搬硬套的仿生丑态等等。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各地大楼群落中的败笔。


  因此,在以后的城市建设中,要从根本上回避“建筑垃圾”,首先要让城市建筑回归展现城市文化的本位,而不是充当展示物欲的载体。一幢有特色、有文化内涵的建筑物是一座丰碑,体现着思想观念、审美情趣,其所蕴含的城市文化可以折射出所处环境的文化传统、人文精神。如同一个种群在遗传进程中要有足够丰富的基因信息,才会延续其活力一样,建筑同样如此。


  其次,要真正体现城市文化,并不在于破旧立新或者仿制假古董,而是要把对传统和历史的尊重一以贯之。罗马因为保留了从古罗马到哥特、巴罗克、洛可可等各个时期、风貌的建筑特色,而成为世界建筑之都。即便进入现代化社会,罗马也依然不为所动,一直固守着本城市的文化精神。这种对历史的坚守和尊重,实际上让城市建筑获得了生命,也更容易留存于人们的记忆中。


  所以,只有具备城市文化和审美意识,尊重历史和文化传统,才能在城市化进程中造就真正具有文化灵魂的建筑,既不会在建筑同质化危机中随波逐流,也不会轻易被具象化的丑陋建筑所污染。


 


▲(作者付宝华:中国国际城市主题文化设计院院长)


付宝华


 


  付宝华——城市主题文化创始人。


  付宝华历经十年时间系统研究,把数十门不同学科整合在一起,构建出了系统的城市主题文化理论体系和城市主题文化发展战略规划设计模式,被国家多家权威机构的领导和专家誉为城市主题文化学科的创始人。 


  2003年,针对中国城市特色危机问题.付宝华率先和中国房地产报联合发起了城市主题文化大讨论。付宝华发表《主题文化:城市的灵魂》、《主题文化——经营城市的金钥匙》、《如何构建城市主题文化》、《用城市主题破解千城一面》等文章发表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并迅速引发一场城市文化大讨论。为此付宝华成为播种中国城市文化大讨论薪火的第一人。 


  几年来,付宝华在中国各大媒体发表有关城市主题文化的文章数十篇,在多个城市作城市主题文化讲演报告数十场,并编著有:《城市主题文化与世界名城崛起》、《城市主题文化与特色城市构建》、《城市主题文化与名牌城市战略》、《城市主题文化概论》城市主题文化系列丛书。曾为国际、国内多个城市设计城市主题文化发展战略规划。 


  付宝华曾创下了数个城市主题文化第一:第一个在中国提出城市主题文化概念;第一个在中国成立城市主题文化研究机构和设计机构,第一个为中国城市设计城市主题文化发展战略规划;第一个和中国权威媒体展开城市主题文化大讨论;第一个编著出版城市主题文化研究系列丛书;第一个在中国最权威的论坛上作城市主题文化讲演;第一个在清华大学干部培训学院为城市市长作城市主题文化讲学,第一个在中国文化报开设城市主题文化理论专栏;第一个在新浪网城市营销专栏开设城市主题文化理论专栏。 


  付宝华人生阅历极为丰富。做过政府官员,做过企业老总,做过地产运营商,做过城市战略研究机构的专家,被众多权威机构的领导和专家誉为中国最权威的城市战略专家。 付宝华现任中国国际城市主题文化设计院院长、国际城市主题文化高峰论坛组委会秘书长等多种职务。


  付宝华是继美国城市学家刘易斯·芒福德著作的《城市文化》(被西方誉为区域、城市规划的圣经)之后世界第一位提出城市主题文化概念的学者,付宝华创立的城市主题文化发展战略规划设计体系,被国外专家、学者誉为21世纪城市发展战略规划最前沿的设计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