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郡印象——南靖土楼

    福建土楼群是东方文明的一颗明珠,因其大多数为福建客家人所建,故又称“客家土楼”。它以历史悠久、种类繁多、规模宏大、结构奇巧、功能齐全、内涵丰富著称,具有极高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被誉为“东方古城堡”、“世界建筑奇葩”,“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神话般的山区建筑模式”。

    土楼群主要有永定土楼群和南靖土楼群。根据了解永定土楼以宏大著称,南靖土楼以形状多变而闻名遐迩。
    南靖县共有土楼15000多座,其中较为特色三层以上的圆形古土楼有386座、方形古土楼有1751座。这些土楼大小不一,形状各异,有圆形、方形、椭圆形、五凤形、半月形、曲尺形、交椅形、围裙形、凸字形、前方后圆形、马蹄形等,造型独特,结构精巧,融神秘、自然、古朴为一体,达天、地、人的高度和谐统一。

石龙旗杆

买土特产

闽南周庄塔下村

张家祠堂

风的学生

期盼

聊天

摄影师:李庆,50岁。爱好:摄影、自行车、走路、爬山。

长安文化之旅系列之一:千年风雨华清池

大抵只要是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人,应该都会了解到长安文化在中国历史文化长河中所占的地位,长安城作为十三朝古都,其所承受的历史文化积淀自然要深厚的多。我很庆幸自己能来到这座世界闻名的古城,更加让我觉得我是为古城而生的,抑或是古城为了等待我而存在了千年.

自从来到古城,我就栖息在离华清池两公里的一所学校里,每天出门就可以看到骊山巍峨绝卓的身姿,呼吸着华清宫中散发出来的帝王之气,我深深的陶醉在其中,这不能不让人长长的感叹一声:上下五千年,大梦无边,梦回大唐可看见,遗留的诗篇,纵横九万里,大爱无言,一曲长歌可听见,拨动的和弦,谁的梦向天阙,冷月边关。

这里作为古代帝王的离宫和游览地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周,秦,汉,隋,唐等历代帝王都在这里修建过行宫别苑,以资游幸。冬天温泉喷水,在寒冷的空气中,水汽凝成无数个美丽的霜蝶,故名飞霜殿。相传西周的周幽王曾在这里建离官。秦、汉、隋各代先后重加修建,到了唐代又数次增建。名曰汤泉宫,后改名温泉宫。到了唐玄宗时又大兴土木,治汤井为池,环山列宫殿,此时才称华清宫。因宫在温泉上面,所以也称华清池。唐代华清池是帝王妃嫔游宴的行宫,每年十月到此,年终返回。唐天宝六年扩建后,唐朝第七个皇帝玄宗每年携带杨贵妃到此过冬沐浴在此赏景。据记载,唐玄宗从开元二年到天宝十四年的41年时间里,先后来此达36次之多。飞霜殿原是李隆基和杨贵妃的卧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华清池不仅代表的是大唐盛世的辉煌,而且是李隆基与杨贵妃爱情迸发的温床。

或许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个舒适尔雅的温柔乡,它才孕育出了李杨二人旷古绝今的伟大爱情,才有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脍炙人口的《长恨歌》,《长恨歌》是一首抒情成份很浓的叙事诗,诗人在叙述故事和人物塑造上,采用了我国传统诗歌擅长的抒写手法,将叙事、写景和抒情和谐地结合在一起,形成诗歌抒情上回环往复的特点。诗人时而把人物的思想感情注入景物,用景物的折光来烘托人物的心境;时而抓住人物周围富有特征性的景物、事物,通过人物对它们的感受来表现内心的感情,层层渲染,恰如其分地表达人物蕴蓄在内心深处的难达之情。唐玄宗逃往西南的路上,四处是黄尘、栈道、高山,日色暗淡,旌旗无光,秋景凄凉,这是以悲凉的秋景来烘托人物的悲思。在蜀地,面对着青山绿水,还是朝夕不能忘情,蜀中的山山水水原是很美的,但是在寂寞悲哀的唐玄宗眼中,那山的“青”,水的“碧”,也都惹人伤心,大自然的美应该有恬静的心境才能享受,他却没有,所以就更增加了内心的痛苦。这是透过美景来写哀情,使感情又深入一层。行宫中的月色,雨夜里的铃声,本来就很撩人意绪,诗人抓住这些寻常但是富有特征性的事物,把人带进伤心、断肠的境界,再加上那一见一闻,一色一声,互相交错,在语言上、声调上也表现出人物内心的愁苦凄清,这又是一层。还都路上,“天旋地转”,本来是高兴的事,但旧地重过,玉颜不见,不由伤心泪下。叙事中,又增加了一层痛苦的回忆。回长安后,“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白日里,由于环境和景物的触发,从景物联想到人,景物依旧,人却不在了,禁不住就潸然泪下,从太液池的芙蓉花和未央宫的垂柳仿佛看到了杨贵妃的容貌,展示了人物极其复杂微妙的内心活动。“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从黄昏写到黎明,集中地表现了夜间被情思萦绕久久不能入睡的情景。这种苦苦的思恋,“春风桃李花开日”是这样,“秋雨梧桐叶落时”也是这样。及至看到当年的“梨园弟子”、“阿监青娥”都已白发衰颜,更勾引起对往日欢娱的思念,自是黯然神伤。从黄埃散漫到蜀山青青,从行宫夜雨到凯旋回归,从白日到黑夜,从春天到秋天,处处触物伤情,时时睹物思人,从各个方面反复渲染诗中主人公的苦苦追求和寻觅。现实生活中找不到,到梦中去找,梦中找不到,又到仙境中去找。如此跌宕回环,层层渲染,使人物感情回旋上升,达到了高潮。诗人正是通过这样的层层渲染,反复抒情,回环往复,让人物的思想感情蕴蓄得更深邃丰富,使诗歌“肌理细腻”,更富有艺术的感染力。《长恨歌》所描述的李杨二人的爱情故事从整体架构上来看是以喜剧开头,悲剧结尾。我们不禁要感叹一声:这时多么凄美的爱情故事呀!可是感叹完之后再回过头来想一想,恰恰就是这个凄美的爱情葬送了大唐王朝的前途,李隆基只顾着与杨贵妃缠绵交欢了,殊不知国势大变,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已经孕育成功,“安史之乱”确实使得大唐王朝元气大伤,从此以后,盛世大唐已经名不副实,逐渐开始走下坡路了,这让每一个炎黄子孙不免有些叹息,难怪有人义愤填膺的说道:女人误国,红颜祸水。盛世的衰竭多多少少让人感到有些遗憾,直到今天为止,我们也时常怀念大唐盛世带给我们的荣耀。

但不管怎么说,历史已经成为过去,华清池见证并且成就了这个辉煌的历史时期,大唐盛世铸造了赫赫有名的华清池,也可以说是华清池永远的留住了盛世大唐的辉煌。之后,这里便是一片沉寂,历史的长河滚滚而下,人们的视角似乎发生了转移,逐渐的离开了这里,它便在沉寂中风风雨雨的走过了几千年,直到1936年这里发生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之后,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在这里。今天,当我们再次踏进华清池的时候,依然可以看得到当年在激战中射入墙壁的子弹,面对宽敞高大的五间厅,我们仿佛可以看见几十年前蒋介石在混战中狼狈逃窜的情形,当年的他万万没有想到身为中华民国大总统的他竟然还有此一劫,这张杨二人也真是胆大包天了,竟然也敢对蒋委员长下手,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但它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完全改变了中华民族的命运,老蒋终于妥协了,真正意义上的抗战开始了。我不禁要嘲笑一番,为什么不好好听取别人的劝谏,非要逼得人家动手才答应呢,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千百年来,历史的光环一直笼罩在华清池的上空,它带我们再次领略了中华民族的辉煌与胜利。现在它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旅游胜地,倍受中外游客的青睐,那些曾经的辉煌与胜利虽然已经化作烟尘,但它将永远的停留在这片圣地的上空,是长安文化乃至中国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走近青铜文化建筑之宝鸡青铜器博物院



每个城市的发展,都离不开其沉淀下来的历史,宝鸡也毫不例外。宝鸡自古是周秦文明的发祥地,特别自汉代以来,青铜器在宝鸡不断出土,数量之巨,精品之多,铭刻内容之重要,均居全国之首,因此,宝鸡被誉为“青铜器之乡”,数万件青铜器从这里出土,大盂鼎、散氏盘、毛公鼎、虢季子白盘等闻名于世。宝鸡青铜器博物馆筹建于1990年,1998年9月8日建成对外开放。主体建筑面积10000平方米,为风格独特的“平台五鼎”造型,气势雄伟,新颖别致,浓缩了西周列鼎制度的深刻内涵。2010年9月28日,全新的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在宝鸡石鼓山隆重开馆。新馆气势恢宏,依山伴水,处高望远,与石鼓阁顾盼相依,成为宝鸡的新地标。





宝鸡青铜器博物馆新馆由天津大学建筑设计院承担设计,博物馆的设计主题围绕——青铜国宝,破土重生。博物馆抽取青铜器破土而现,横空出世的场景。采用具有当地历史文化特色的建筑语言来塑造凝重端庄的建筑形象,建筑形体采用对称的手法,平面布局集中而又有分散变化。吸取中国传统院落布局的精髓设计,以多重台阶体现出高台建筑形象,塑造历史的厚重和沧桑。主体墙面设计为接近土坯墙的材质和色彩,封闭、厚重,并在覆土屋面上设置绿化,使建筑基座如黄土中生长出来一般自然质朴。青铜器的纹样也作为装饰纹理出现在博物馆主体的墙面上。






据介绍,由于青铜器博物院的建设是定位于展示全国青铜器文化之根,因此,主楼的设计,在造型上把石鼓与铜镜结合在了一起——以石鼓为基座,以铜镜为顶面,饰以典型的西周凤鸟纹,其用意旨在突出周秦之风、金石之韵。当朝阳投射到这面满布古朴凤鸟纹的巨镜上时,宝鸡的东大门将折射出青铜的光辉,展现出青铜之乡的文化精髓。






而今,总建筑面积3.48万平方米的新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已在石鼓山上落成开放,其主体建筑分为五层,建筑形象运用了高台门阙、青铜后土的建筑语言,寓意着宝鸡悠久的历史文化在中国古代文明中的尊崇地位,同时也完美地结合了石鼓文化与青铜文化。宝鸡青铜器博物院仅三楼主展厅面积就达4000多平方米,主题陈列为“青铜铸文明”,分为“青铜之乡”、“周礼之邦”、“帝国之路”、“智慧之光”四部分。展出包括何尊、折觥、墙盘、逨盘、爬龙在内的1500余件珍贵文物。这些文物以宝鸡历史发展为主线,向人们展示周秦文明的灿烂成就和青铜器之乡的独特韵味及其对我国古代文明发展的重要贡献。






参与青铜博物院设计的天津大学建筑设计院的第五所设计人员,他们以宝鸡地区周秦遗址、墓葬出土的文物为主要依据,结合历史文献,用鲜明的标题和深入浅出的语言,勾勒出周秦文明发生发展的轨迹,使观众以新的视角和新的层面认识历史、感受历史、思考历史,深刻解读宝鸡这座城市。





都市发展 慢行为先——一个“王国”的变迁

    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自行车不仅是国人出行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更是当时中国的生动写照。每日上下班高峰期,浩浩荡荡的“自行车大军”漫过城市的大街小巷,时而分流,时而交汇,壮观的景象也形成了当时外国人眼里的中国形象。
    而三十年后的今天,随着私家车的井喷式发展,昔日浩浩荡荡的“车队”早已无处寻觅。截至2009年,北京市自行车出行比例已由1986年的62.7%骤降至18.1%。马路宽了,自行车道画上了,骑车的人却少了,胆子也小了。小汽车的“步步紧逼”,让自行车一族陷入尴尬境地,甚至不得不冲入汽车的洪流“贴身肉搏”,时常上演惊险一幕。绿色出行、环保出行,民众响应的热情虽高,真正实行起来却是难度颇高。

    若要骑车出行,得先有路可行,可现实状况却多少让人寒心。大城市的道路交通设计理念,多是以方便汽车行驶为主,“汽车本位”的思想漠视了自行车交通的合理地位,自行车道经常被占。而且各种过街天桥、地下通道、立交桥也让骑车人十分不便。骑车人无路可走,被“逼上”机动车道,机非混合行驶,十分危险。针对此类问题,城市在道路规划上应该设置和恢复自行车道,并保证自行车道的宽度、畅通性和连续性。我们也确实该呼吁,让城市给自行车和汽车同样的待遇,尤其在城市病频发的大城市中,慢行系统的推行也提倡我们要倡导“自行车优先”的原则。

    每一次堵车,车外穿梭的自行车都会让很多人感触不已,殊不知这些坚持骑车的人,所面临的难题往往更甚。首先,空气污染严重,增加骑车人患病风险。据了解,目前全国113个环保重点城市中,1/3空气质量达不到国家二级标准,机动车排放成为部分大中城市大气污染的主要来源;同时,配套设施不完善,自行车丢失是常有的事。据了解,全国每年被盗自行车近400万辆。近年来,汽车停车场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自行车停车场却很少有人关心。很多城市存车设施,导致自行车乱放、乱停现象严重,占用人行道空间。小区中的居民,有的将自行车停放于楼道,更有甚者每日将其扛回家,但无论是影响邻居出行或者给自己增加负担,都是实实在在的不便。

    其实针对自行车的管理问题,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城市在管理上不断加大力度,却收效甚微。也许,增加警力和处罚力度都不是改善自行车乱象的根本方法,最关键还是提高骑车人素质和安全意识。为了安全着想,骑车人严禁驶入机动车道、骑车转向时要伸手示意、骑车前要先检查刹车、不能在道路中间骑车、不要数车并行、中雨以上的雨天不要骑行等等规定还是要遵守。就目前大街上关于自行车的安全宣传情况来看,程度显然还不够,力度也有待加强。

    之前我们的“自行车王国”称号代表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时代的现状,现在对慢行系统的呼吁和对自行车的提倡则是在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前瞻性观点,前者是客观经济的因素居多,后者却是人对于当前现实的认识程度提高的缘故。我们的目的不是要消灭掉某一种交通工具,更不是要让交通的发展停滞,只是在提升速度之余,我们应该确保城市发展模式的正确,更应该确保生活在城市中的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止不住的“地标冲动” 转型即出路

    初到一个城市,千姿百态的建筑风格总会让你在心中形成最初的城市印象,或繁华,或深沉,或是新潮。而在众多的建筑物中,“地标”更像是一种至上的荣誉,以一种特有的建筑语言为一座城市代言。地标这一概念并不是新兴的,但是一座建筑物能成为地标,最初是偶然的机遇和民心所向,如今的地标则更懂得“未雨绸缪“之道,在图纸上孕育的时候就已经对外界宣称:我们要建一座地标。

    地标的作用不可小觑,它不仅仅是一个建筑物自身的荣耀和标榜,更肩负着一座城市的使命。按照通常的想法,党政机关办公点作为一个地方的首脑,应该是最能体现一个城市的发展水平,最能展现一个政府的良好形象,它理所应当要“高端、大气、上档次”。因而,全国各地修建豪华办公楼现象呈现出一种“争先恐后”的繁荣,甚至在一些贫困地区,地方政府也使尽浑身解数,尽力融入这股洪流中,修出来的政府大楼比国家百强县还要好。我们且不说这样的做法是不是为政绩,算不算“面子工程”,单单是从“地标”的概念上来分析:建筑,非如此不可?

    所谓“地标”,是具有独特地理特色的建筑物或者自然物,而这个概念从来都不是只有物质层面而已,甚至精神层面所占比重更大。熟悉政策者都知道,《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早已指出,“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应从严控制,按照朴素、实用、安全、节能原则”,“党政机关办公楼不得追求成为城市地标建筑”……考虑到地方政府“地标冲动”的普遍性,以及我国政府治理特点、经济发展水平,这种“去地标化”的禁令体现了猛药治沉疴的坚定决心,有着强烈的现实必要性。同时,这样的禁令对很多渴望建地标的地方政府来讲,可谓“置之死地而后生“,促使建筑与精神相契合,或许能成就更多超越纯物质层面上的“地标”。

    我们可以参照一下全球范围的政府办公场所,其实大多数的同性质建筑都是“其貌不扬”的,妙就妙在,它们懂得以朴素和别致来取胜,特有的风格和韵味让这些建筑具有很高的辨识度。由此可见,“地标”和“高大上”的奢华,并不是时时划等号的,费了心思的巧妙设计同样能摇身一变成为人们口中津津乐道的标志性建筑。
    对“地标”的狂热追逐之心我们虽不赞成,但是也颇为理解,“高大上”即为地标,这种错误观念的形成也绝非一日之寒。怕就怕既斥巨资,又费大工夫,到头来只不过是在某一个偏僻的角落树立起一堆百年后必要拆除的建筑垃圾,那才真是得不偿失。

大美宝陀讲寺


宝陀讲寺,是按照普陀山重兴祖师妙善老和尚愿心打造的一座以弘宗演教为主要功能的大型道场,是普陀山朝礼瞻观的又一圣境。



宝陀讲寺坐落在普陀山北部的龙头山麓,于一九九九年冬奠基,二零零三年春开工,并于二零一一年农历四月初八佛诞日隆重开光。这座具有着清式皇家建筑风格的宝陀讲寺,占地面积八十九亩,工程耗资过亿。



宝陀讲寺中轴线依次由照壁、牌坊、山门、钟鼓楼、天王殿、圆通宝殿、普门讲堂、天池石窟、大宝楼阁等九组殿堂构成,坐北朝南,延山递进,廊道环抱,殿阁巍峨。这是圆通宝殿。它是仿北京紫禁城的太和殿建造,由三台汉白玉栏杆环绕着。



宝陀讲寺的建筑规模与普济禅寺相当,建筑风格充分体现了皇家寺院的庄严、大气,堪称21世纪佛教寺院的经典之作。其中轴线主体建筑为牌楼、钟鼓楼、天王殿、圆通宝殿、大讲堂、大宝阁楼等,多采用北方明清宫廷式建筑风格,东西两侧建筑除戒坛殿外,方丈院、库房、僧寮等则采用南方古建筑风格。



这是普门万佛宝塔,是继南海观音之后又一项标志性的朝圣道场。塔里集中供奉了一万尊观音圣像,是十方善信共同的吉祥纳福之地。



过去看武当山的瓦顶与北京的绿瓦有微妙的不同,但为什么不同却说不上来,很长时间我都以为是照片色差的问题,后来才知道,武当山的瓦顶大都是孔雀蓝,我觉得普陀山类似,而且是一种地域特色。



古典时代的审美就是偏向华丽光鲜的,高对比的配色,繁复的图案,一定程度上忽略甚至牺牲实用性的装饰构造,一切都是浓墨重彩的的手笔。





在它的中轴线上最前有影壁或牌楼,然后是山门,山门以内有前殿、其后为大殿(或称大雄宝殿),再后为后殿及藏经楼等。在中轴线的两旁布置陪衬的建筑,整齐划一,两相对称,如山门的两边有旁门,大殿的两旁有配殿,其余殿楼的两旁有廊庑、配殿等等。工匠们运用了烘云托月,绿叶托红花等手法,衬托出主要建筑的庄严雄伟。这类建筑,不论建筑物的多少、建筑群的大小,一般都采用此种布局手法。从一门一殿到两进、三进以至九重宫阙,庞大帝京都是这样的规律。这种庄严雄伟、整齐对称、以陪衬为主的方式完全满足了统治者和神佛教义对于礼敬崇高、庄严肃穆的需要,所以几千年来一直相传沿袭,并且逐步加以完善。


 

中国古代第一豪宅——胡雪岩故居


胡雪岩,名光墉(18231885),在中国历史上被称为“一代商圣”,是中国封建社会商界的一个传奇。他是浙江杭州人 。幼名顺官,字雪岩,晚清著名商人。初在杭州城“仁德钱庄”做跑街,后因擅自借钱给官兵被开除后在湖州买卖粮食为生,后在杭州设银号,又入浙江巡抚幕,为清军筹运饷械,1866协助左宗棠创办福州船政局,在左宗棠调任陕甘总督后,主持上海采运局局务,为左大借外债,筹供军饷和订购军火,又依仗湘军权势,在各省设立阜康银号20余处,并经营中药、丝茶业务,操纵江浙商业,资金最高达二千万两以上,是当时的“中国首富”。他是获得慈禧亲授的红顶戴和黄马褂,成为历史上的第一人!




古宅内有芝园、十三楼等亭台楼阁。其中有两顶罕见的红木官轿尤其值得一看。



故居内还有董其昌、郑板桥、唐伯虎、文征明等名家的书法石刻作品。在看到的胡家,基本保持了当年的面貌,文革中门框、窗户、玻璃,这些破坏的相对比较严重,像房子和地基90%都是原来的,规模和以前一样,修复程度在95%以上。



建于1872年的胡雪岩故居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杭州市投资二千九百万元,正式对外开放。这是一座典型的徽派建筑,高高的马头墙,四面包围起整座宅院,中有深深天井。



从外边根本看不出里边的亭台楼阁,传统精美砖雕和西洋玻璃窗格装饰的豪华,显示出徽派商人内敛的儒学气质与低调风格。



蓝色玻璃窗饰显得富丽堂皇,要知道在古代的时候,玻璃可是完全的富贵的象征。



胡家的灶台,是南方大户人家常有的叫七星灶,还有大铜壶和米桶,旁边的小房间是给当时值夜班的大厨休息的地方,就像现在的值班室,因为以前老爷可能半夜起来要吃消夜,这样就随叫随到的。



故居内最大的园林——“芝园”,是故居的精华所在。“芝园”以山水景象为主题,是雅致、诗情和画意于一体的私家园林。



那回旋的明廊暗弄、亭台楼阁,高低错落,清雅和谐。更有碑廊、石栏、小桥、水亭,曲折迂回,巧夺天工,款款用心,步步是景,可谓“无景不奇”。



全部建筑用了整整三年时间,耗费3009万两白银,成就了我国江南晚清一处私家豪宅,其精美简直就是一所民间工艺珍宝馆。 “传家有道惟存厚,处世体会分手一年无奇但率真。”这是胡雪岩故居一进门轿厅里的一副楹联,倒也说出了胡雪岩当初为人与经商之道。



 整个建筑布局紧凑,构思精巧,居室与园林交融,建筑材料可媲美皇帝故宫,可谓更好发挥无材不珍。木雕、砖雕、石雕、灰塑彩绘,工艺高超,可谓无品不精。



在现代人眼里,胡雪岩宅居所在的元宝街,只能算是一条窄窄的小巷。两头低中间高,呈元宝状。又相传曾经是浙江宝藏贮藏地,故而名之元宝街。大概是胡雪岩图个吉利,便选中了这块风水宝地来建造他的豪宅了。



 

    斯人已逝,其物犹存。胡雪岩故居几易其主,历经沧桑。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先后被学校、工厂占用,并有135户居民入住。长年失修,建筑物毁损严重。1999年初,杭州市政府决定重修胡雪岩故居,总投资55000万元,居民动迁,专家到场,于是有了一个新的传奇。

商代晚期高等级建筑遗址在陕西被发现 规模可和殷墟媲美


昨日,省考古研究院公布了最新的考古发现,位于清涧县的辛庄遗址发现一处4200平方米的商代晚期建筑遗址,呈现出主体建筑+两级落差3米的回廊,这种商代建筑形式系首次发现。还在主体建筑里发现了距今3000年的木地板。尤其特别的是,主体建筑是一间近800平方米的屋子,却没有隔间。专家推断,可能是祭祀或者集会的场所。


惊喜1


4200平方米地下建筑


推断:面积仅次于殷墟


辛庄遗址总面积约10万平方米。省考古研究院与市县相关单位联合组成考古队,对遗址进行了全面调查、重点勘探与抢救性发掘。在山峁顶部钻探发现了20块夯土遗迹,其中最重要的是发现了一组由主体建筑和两级回廊组成的大型建筑遗迹。


主体建筑位于峁顶正中,是一个长方形坑状。“是一处地穴式建筑,就是从地面往下挖的。”这次的考古现场负责人孙战伟告诉记者,主体建筑总面积不小于770平方米。加上四周两级落差3米的回廊,总面积在4200平方米。根据出土的丰富陶器的多种纹饰对比,发掘出的夯土基槽、夯土墙、灰坑及部分石墙等遗存的年代,都推断出距今3000年左右,属于商代晚期。这次发现的建筑遗址,是目前殷墟之外发现的商代晚期遗址中规模最大的。


 



惊喜2


商代遗址首现两级回廊


推断:该建筑等级不低


据了解,以前发现的商代遗址都是主题建筑+一级回廊,这次却发现了两级回廊。这种奇特的形制结构,在已发现的夏商周三代遗址中均未发现,是首次发现。


“如此大规模的建筑等级不会低,但是具体用途还没办法确认,要等待全面勘探发掘。”孙战伟告诉记者。


惊喜3


门道内发现宽窄不等木板


推断:商代晚期已有木地板


这处主题建筑遗址东西残长35米,南北宽22米,面积不小于770平方米。它东南北三面是夯土包边,并分段夯筑,现存顶部宽约2米左右。在东壁中部略偏北,有一宽约1.8米的通道应该是门道,并有意加宽。门口内部铺了一块完整石板作为“过门石”,长约1.8米,宽约1米。


就在门道内,可以发现横铺了宽窄不等的木板,这是3000年前的木地板。“木板都已经腐朽,但是痕迹非常清晰。还在两侧发现了类似“地脚线”的方木痕迹。


 



惊喜4


近800平方米建筑无隔间


推断:或是祭祀集会场所


不仅有3000年前的木地板,最有意思的是主体建筑是一件近800平方米的屋子,却还没有发现隔间。这么大面积的房子,到底作用是什么呢?


“虽然出土物的时代也是商代晚期,但是我们发现这处建筑建成后被废弃过,后来又一批当时低等级的人住了进去。这些出土物是后来居住人留下的,并不能表明它最初的功能。”孙战伟告诉记者,商代晚期的时间跨度有200多年,这处建筑到底何时建好?使用了多长时间被弃?作用是什么?现在都不好判断。


目前有几个推断方向:可能是祭祀场所、公众场所或者是居住场所。目前推断,这组建筑遗迹应是某种具有礼仪性质的高等级建筑遗迹,而非普通的居住建筑。因为尚未发现与之相匹配的墓葬,因此下一步将在附近寻找与之对应的人群居住区。


 

私人独创建造木式简约房











 

    此建筑是业主未来寻求简单、舒适的生活空间而扩建而成的。它的旁边是一座主屋,此设计充分实现既有距离还保持联系。设计中添加走廊,实现了与主屋西侧的走廊的联通,人们需要经过走廊才可以到达主屋, 同时主屋与扩建之间的花园使得二者保持了恰当的距离感。建筑是连续U型钢架结构,钢架外贴62毫米的胶合板。屋顶是V型梁框架,与墙体的U 型结构对齐吻合。设计中给人们留下更多的自由空间,既可以实现光与空间的流通,也给居住者留下更多的自我想象空间。

社区活动建筑 简木自然之风











  此建筑是位于法国某镇市政建筑,专为附近社区居民建造。活动社区的屋顶呈尖角型状,给室内的充分留出更多空间,创造出开放的公共空间。三角形的屋顶天窗设计,能充足的给室内带去阳光,实木的地板和内部设置给建筑呈现自然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