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大寺你不知道的事

东汉时期佛教已经进入到中国,但是当时传教以游僧为主,没有统一的传教系统,且受到中国传统儒家、道家、法家等文化的排斥,人们并不接受。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东晋时期,印度开始以国家的形式传佛法,慢慢在中国境内传开来。

大寺被称为庙堂之首,东晋战乱,民不聊生,衣不果腹,兴善寺作为佛法办事处,为了帮助难民们度过战乱,故在天寒地冻的腊月初八到来年3月份,进行大规模的施粥活动,为了给难民们补充能量、预防瘟疫等,粥中会放一些枸杞、红豆、以及药材等,称为腊八粥,到了3月份,天气回暖,寺庙就回收大量的土地,将土地租给难民,教难民们开垦土地,播种等千三年不收租金,只需要交一部分粮食,在收成好的时候,三七分成、收成不好时就二八分成。不仅如此,当时寺院还用自己的力量去建一些基础设施,传播知识。慢慢的寺院就聚集了一定的资产和信徒。

佛教到隋唐时期最盛。唐玄奘当时为了更好的解决自己对佛法的疑惑,远到印度学习佛法,为佛法在中国的传播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人们对佛法有了更深的了解。并且当时唐太宗李世民由于篡位、弑兄等行为,自己内心受到谴责,故修建了大寺,来安放战死以及愧对之人的灵魂。据传说,大寺是当时最大的寺庙,并且从遗址的塔座、塔冒这些皇家物品我们可以推算出,大寺当时的规模应该是皇家寺庙的规格,是当之无愧的万寺之首。无规矩不成方圆,一个国家管理需要法律的约束,佛教的管理也需要一个统一的佛法标准。而当时的大寺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当各大寺庙进行佛法辩论之后,必须到大寺进行公证,只有得到大寺认可的僧人,才可以进行佛法的传教。

大寺在宋朝的时候依然繁盛。但是到了元朝,少数民族入侵,为了更好地统治人民,首先摧毁的就是人们的思想,只有击垮精神上的东西,他们才能更好的去进行统治。因此,大寺的很多僧侣被屠杀,大寺也被一把火烧了,几天几夜的大火,摧毁了大寺。

到了明朝虽然对大寺进行了翻修,但是由于是村民自发的,大寺再不复从前。

大寺重建将是一场现代与古代的碰撞,无论在精神层面还是在商业层面都具有现实意义:

在精神层面:我们如今生活在一个信仰缺失的时代,人们的心灵失去了归宿,精神的地基大面积崩溃,一切向钱看的观念不但导致中国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善恶不分,道德缺失,直接危害着每个人的生活质量和生命品质,在西方人惊呼没有信仰是一件恐怖的事情时,大寺以观音信仰、弥勒信仰和弥陀信仰在中国的肇始与生根之地而成为中国具有神圣意义的清静之地,从而完全可以成为人们心灵栖息的选择之地。当今社会,以科学、理性、实用为核心的现代文明给人类带来的果实是甜与苦交织在一起的。随着物质生活的逐步提高,物欲也在无休止地膨胀着。人们正以前所未有的激情追求物质享受,种种浮躁、焦虑、烦恼也随之而至。

伦理道德是任何一个时代都不能忽视的社会问题,而佛教的因果理论、慈悲思想、行善教育等因其神圣性因素的支撑,能更加有效地协助世俗的伦理说教,从而在内心深处真正提升人们的道德水平。因此,佛教的种种法门至今仍有现实意义

在商业价值层面:秦岭作为药王的成就之地,不但在道教的养生方面独占鳌头,而且在佛教文化的园地内,也遗留下来大量有益养生保健的理念和方法。禅定、净心、看破、宽容、慈悲等修炼功夫和内心善念的养成,都对身体健康具有大的作用,而四大相调、五蕴合和等理念也对养生保健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秦岭的文化是数千年历史积淀的丰厚遗产。这种文化遗产散布在辽阔而雄伟的秦岭之中。所以,秦岭的文化资源和自然资源是相得益彰、交相辉映的关系。
从自然资源来看,秦岭可谓得天独厚。秦岭被誉为中国的龙脉,赞之为“献给地球的礼物”。它横贯中国中部,是我国地理的南北分界线(冬季平均气温的零度分界线、800毫米降水量的分界线等),两条母亲河(黄河、长江)的分水岭。这里山高谷深,有名的山峰数十座,雄伟、险峻、秀丽、幽邃等各种山地风光俱足,既有国家级地质公园,也有国家级森林公园多处; 山谷河流南北梳状密布,山脚温泉处处; 山中植被丰富,物种繁多,珍禽异兽柄息, 国家保护动物多种;森林从暖温带落叶阔叶林到亚寒带高山灌木草地等各类自然地理景观发育良好。因其自然最观独特,被称为“中国中央国家公园”经过数千年的漫长岁月,秦岭也沉积了极为厚重的人文资源。这些资源在全国乃至国际上都具有极为重要的历史地位。

因此,大寺重建,完全可以借助秦岭得天独厚的条件,引出很多商机。首先,将大寺打造成世界唯一,只要进入大寺,就好像进入唐朝,不管游客在现实生活中的身份、地位,只要进入大寺统统作废,大寺会有自己的分类标准,有自己的规定,所有的人必须穿汉服、尊礼仪,让游客真正的置身于其中,有一段奇妙的体验,这不仅是一种旅游,同时是佛法、传统文化的一种传播,是道德的重塑。在大寺周围的大甘沟、小甘沟等地方可以用三年时间饲养牛羊,让其帮助我们将草除干净,之后就将其打造成药材种植基地,打造成种植、加工、出售的一体化体系。大寺带来了游客,自然会带动周围区域的发展,饭店、民宿、养生馆等这些基础设施后自然会完善,并且会打造出其独特的膳食、以及住宿地(比如:房车、可移动房)带动汉服租赁、买卖生意。除此之外,可以利用其险峻的地形,打造越野比赛基地、直升机基地、骑马场、射箭俱乐部、皮艇俱乐部等,可以开设户外培训课程,佛教文化、传统文化传授课程等。



照金红色旅游名镇——屈培青工作室作品(实图)

   照金陕甘边革命根据地是1933年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创建的革命根据地,并在这里组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六军,是西北红军成长壮大的摇篮,是全国红色旅游景区之一,主要景点有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照金革命纪念馆。2013年8月是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建立80周年,有关部门将在照金组织重大纪念活动。总规划用地面积约22.42公顷,总建筑面积约11.9万平方米.

   照金红色旅游名镇由垂直相交的两条轴线构架而成.其中的主要轴线是以纪念馆为核心的南北轴线,称之为纪念轴线。

   纪念轴线中,从最南端的游客中心为起点,游客中心的五星屋面逐渐坡入到纪念广场中,与广场紧密相连,寓意着革命生根于群众当中;纪念广场满铺石材,在广场中耸立着习仲勋、刘志丹、谢子长三位革命领导人的雕像;陕甘边照金革命根据地纪念馆位于纪念广场的北面,纪念馆建筑以革命初期苏维埃建筑风格为创作文案,着力表现出庄重弘大的纪念建筑特色。建筑单体结合地形高差变化,将建筑立于高台之上,以砖红色为主色调,建筑稳定而大气,更显气势磅礴。建筑造型采用三段式设计,白色的檐口线角、砖红色的主体色调、麻白色的石材基座清晰明确,圆拱形的入口标记也体现了那特殊的红色文化;整座建筑天际线优美,并与周围山势相呼应。

   整个纪念馆内部内容详实,手法新颖,以陕甘边革命历史为主线,以革命先辈和苏区人民的英勇事迹为着力点,遵循“真实”的原则:在扎实的党史研究基础上,以严谨、简洁、朴素的图文结合形式,真实再现历史原貌。

   通过纪念馆登上一段石台阶,就到达了纪念轴线的终端——纪念碑。纪念碑由基座及碑身两部分组成,基座四面的革命人物群雕、碑身南面书写着纪念文字,均表达了人们对革命先烈们的无限缅怀。

   照金红色旅游名镇中的另一条轴线是以公共文化为核心的东西轴线,其中包括学校、医院、镇政府办公楼、管委会、旅游文化商业街等多处子项,由东至西贯穿全镇。再加上周边布置的农民安置区,就形成了一个新的红色旅游景区。公共建筑层数均以二至三层为主,建筑风格与纪念馆相协调,建筑色彩以当地红砂岩色彩为新镇的统一色调,创作出一个风貌统一协调的红色旅游名镇。

   整个规划及单体方案从规划、建筑、景观、园林等多个角度入手,均以弘扬红色文化纪念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创造的革命根据地为核心,实现以红色文化旅游展开的相关产业链,来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改善红色老区人民的经济生活水平。为照金揭开更加辉煌的明天。

商业

商业内景

五星广场

医院

干部培训基地

纪念馆

(中国城市设计周刊)

中国摩天大楼呈疯长态势 地下工程淡漠引质疑


“上天”的冲动与“入地”的淡漠


最新一期的《南方周末》邀请雷曼兄弟原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约翰·卢埃林、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原所长牛凤瑞等共同把脉中国的“摩天高烧”。报道称,由“摩天城市网”刚刚发布的《2012摩天城市报告》显示,目前,中国在建摩天大楼有332座,另有516座已经完成土地拍卖、设计招标或已奠基。而美国在建及规划的摩天大楼只有30座。未来10年内,中国将以1318座超过152米(约合500英尺)高的摩天大楼总数傲视全球。


摩天大楼又称超高层大楼,通常指超过40层或50层的高楼大厦。随着高层建筑在各地的发展,人们对摩天大楼的定义高度也略有不同。在中国,这个标准是100米以上,在日本、法国是60米以上,而美国则普遍认为152米以上的建筑为摩天大楼。也就是说,1381座这个数字是按照美国的标准计算的,不存在按照中国国内100米的标准而夸大的成分,是货真价实的1381座摩天大楼。


接下来的问题是,我们需要这么多摩天大楼吗?地方政府争相建设摩天大楼目的何在?









据报道,美国芝加哥54.9米高、共10层的“芝加哥家庭保险大厦”被公认为世界第一座摩天大楼,诞生于19世纪80年代,其设计者威廉·勒巴隆·詹尼被称为“摩天大楼之父”。此后120年,世界各地的摩天大楼一次次挑战着人们对高度的承受力。2010年,迪拜哈利法塔以828米、168层的高度雄踞了世界第一高楼的宝座,这是人类史上第一座超过600米的摩天大楼。


按照设计者的说法,摩天大楼最初的目的是缓解用地紧张,促进商业发展。但时至今日,在国内,摩天大楼已经呈现出疯长态势——除了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不少二三线城市也争相投资建设摩天大楼,甚至一些经济欠发达的西部地区,人口不足百万的边陲小城也纷纷放出打造摩天大楼的消息。人们怀疑,对这些地方而言,摩天大楼建好后真能有人租用吗?如果使用率低、负债率高,成本收不回来是小,影响地区经济发展是大。


对这种“摩天大楼热”,专家、公众早有质疑,一再提醒地方政府建摩天大楼要符合地区经济发展的实际和需要,不能盲目贪大求高,但这些声音显然没能阻止各地兴建摩天大楼的热情。


与试图冲上云霄的摩天大楼形成对比的是,一些“入地”工程则几乎无人问津。尽管近年来,已经有多次暴雨证明了一些城市的地下工程是多么脆弱;尽管国外“共同沟”的概念屡被提及,但国内的城市却鲜有借鉴,地下管网的铺设依然是各自为政、我行我素;尽管“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屡被引用,但对一些城市的管理者而言,比“城市的良心”更重要的是城市的面子和政绩。


在一些人眼中,只有那些耸入云端的摩天大楼才能成为显赫的地标,才能成为自己“丰功伟绩”的代言,而那些“入地”工程,哪怕建得再好,功能再强大,也不如可以时时出现在人们眼前、需要仰视的建筑那么震撼。这恰恰反映了一些城市管理者的短视。


埃菲尔铁塔是人们公认的巴黎地标,但巴黎同样有一座全世界惟一的下水道博物馆,堪称巴黎的地标。它四壁整洁,管道通畅,约2.6万个下水道盖,6000多个地下蓄水池,地下水处理系统管道总长达2400公里,其中污水处理管道总长1425公里,规模超过四通八达的巴黎地铁,每年接待10万名参观者。在巴黎,如果有人不小心把钥匙或是贵重的戒指掉进了下水道,完全可以根据地漏位置,把东西找回来——这是多么伟大的工程。


“上天”多喜讯,“入地”悄无声,地上地下的巨大差异,说白了是城市管理理念的差异——是好大喜功还是求真务实,是急功近利还是循序渐进,是喧嚣浮躁还是脚踏实地。与地上一年半载就能实现的眼球效应、政绩效应相比,愿意花几代人的时间和心血去打造一个看不见的地下工程,需要怎样的决策智慧与担当呢?


再过10年,中华大地上或将有上千座摩天大楼,但强大的下水道系统会有多少呢?(评论员 林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