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榜又添新都市 鬼城频出为哪般

 
    刚刚过去的2013年,中国的楼市有一种让人很不安的情况,大规模的造城活动在我国不少地区持续上演,并且完全有愈演愈烈之势。继鄂尔多斯之后,又有不少城市在这一年加入了“鬼城”的行列。甚至出现了城区之中清洁工比行人还多的尴尬态势。不幸的是,这种所谓空城、鬼城在中国遍地开花。在新年来临之际,先一起来看看2013年上榜的“鬼城”吧。

1、内蒙古鄂尔多斯康巴什
    一提到鬼城,就不得不提这一典型代表,这也是网友呼声最高、最具代表性的空城。康巴什是鄂尔多斯市的新区,在鄂尔多斯市的西边,距离鄂尔多斯市(原东胜)半小时路程。现在的鄂尔多斯不仅是鬼城,也是债务之城。就目前情况来看,这无疑是我国最著名的鬼城。
 
2、内蒙古呼和浩特清水河
    这是内蒙古四大鬼城中的第二位,历史上该地区有着丰富的物产资源。计划投资60亿,面积5平方公里,耗时10年,呼和浩特清水河县的打算是重新规划建设一个新区。如今项目资金已经出现严重问题,造成停滞的空城景象。
 
3、内蒙古巴彦淖尔
    作为内蒙古近年来最新兴起的城市之一,但目前巴彦淖尔已经成为一种反向标志。在媒体公布的“新鬼城”名单中,巴彦淖尔占据一席之地。政府拖欠的工程建筑款或已超过百亿,相当于当地一年的财政收入,其严重程度或直逼鄂尔多斯。所以这座新兴的城市,在错误的设计规划中,又转而迅速地步入了鬼城行列。

    
 
4、内蒙古二连浩特
    二连浩特市是内蒙古上榜的四大城市之一,近年来也难逃黑榜提名。该市位于中国正北方内蒙古自治区中部,二连浩特是随着集宁——二连浩特国际铁路的建设而建立的,流动人口及本地人口仅10万人。就在这个很小的人口基数上,城市却迅速扩张,照此发展有必成鬼城之势。
 
5、郑州郑东新区
    该地区此前或许并不为更多国人所熟知,正式因为贴上了“鬼城”的标签而名声大震。此前美国商业内幕网站基于一份称中国在大量建设现代金字塔的研究报告,通过卫星图片展示了一些他们所认为的中国“鬼城”(空城),而河南郑州新区则被他们称作中国最大的“鬼城”。作为这种“另类形象”的代言人,城市留给人们更多的是尴尬和无奈。
 
6、河南鹤壁
    鹤壁是河南省重要的经济支撑,一直以煤炭化工产业为主。为了应对因煤炭开采而出现的采空区问题,早在1992年就开始在老城区40公里外的地方建设新区,是河南省第一个建设新区的地级市,这个新区成为现在的淇滨区。然而,至今新城已经建立至少有20年之久了,依然是一片萧索之势。

    
 
7、辽宁营口
    营口有绝佳的地理位置,无论是用什么标准给城市分类,它都是一块宝地无疑。该市地处辽宁省中部沿海的港口城市,北有沈阳,南有大连,地理背景看似不错,房地产扩张的理论基础也源自于此,但营口的吸引力明显不如紧邻的二线城市,实则被夹在两城中间被动不已。由于过度的开放和建设,早已超过了市场消化吸收的能力,隐隐呈现出一种空城之态。
 
8、信阳
    信阳市一直都是河南较为出名的城市,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城市颇具文化内涵。东邻安徽,南接湖北。中原文化与古楚文化在此交融共生,形成了细腻浪漫的豫风楚韵淮上文化风情。但就是这样一个颇具文化风情的城市,也逐渐沦为造城运动的牺牲品。
 
9、江苏常州
    江苏常州自古就是繁华富饶的江南典范,更是远近闻名吴地文化的发源地。近年来,因其新城区楼盘集中,入住率不高,且大量商品房积压,被称为继鄂尔多斯之后又一“鬼城”。甚至业界做出悲观预期,认为常州楼市库存量如此之大,空置率如此之高,未来难有大发展。就目前形势来看,无论是商业上还是房地产建筑方面,都呈现出一种产能过剩的问题。

   
 
10、江苏镇江丹徒
    丹徒最为明显的就是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性,衍生出了四通八达的交通布局。该区地处美丽富饶的长江三角洲上海经济圈走廊、沿江产业带的轴心位置,位于江苏省西南部,环绕中国历史文化名城镇江市区,东接常州、无锡、苏州和上海,西临省会南京市,北与古城扬州隔江相望,是连接苏南苏北的重要交通枢纽。原本如此特立独行的城市,随着近年的扩张,也有了鬼城的诸多特征,着实令人震惊。
 
11、十堰
    十堰市我国著名的汽车城之一,是湖北省综合实力最强的城市之一。位于湖北西北部、汉江中上游,同时是鄂、豫、陕、渝毗邻地区唯一的区域性中心城市,为秦巴山区10万平方公里三大中心城市之首。在城市的发展模式中,十堰也不免落入空城之魔爪。
 
12、呈贡
    如果说发达大都市不免有这种浮华的“前瞻性”,云南这个带点神秘以为的城市也渐变空城,的确使人遗憾之余更有痛惜。呈贡是云南省昆明市下属的一个市辖区,为昆明市政府驻地。昆明市级行政中心逐步迁往呈贡新区。呈贡是中国着名的花卉和蔬菜生产基地。原为呈贡县,2011年7月,经国务院批准,撤销呈贡县,设立昆明市呈贡区,同时昆明市政府由盘龙区东风东路迁移至本区锦绣大街。这是2013年最后一个上榜的城市,新的一年中,鬼城会覆盖更多地区还是会有多好转,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不得而知。
 
    毋庸置疑,中国的房地产行业呈现出的这种泡沫态势并不是一朝一夕而形成,更不会转瞬间消失。过去的一年中这种病态愈演愈烈一定是有其背后的社会根源。目前,问题的现象已经暴露,要想明年年底的盘点中少点旧痛新愁,对于城市规划和房产置业等一系列行业部门,都是一场大挑战。
 
 

五星级厕所,劳民伤财or文化符号


中国江苏南通洲际绿博园的洗手间,墙上有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图画作为装饰。

20154月,中国国家旅游局下发《全国旅游厕所建设管理三年行动计划》开启“厕所革命”,拟在2017年前新建、改建旅游厕所5.7万座。至2017年年末,该计划超额完成。习总书记亦曾在20154月及201711月两次对此行动做批示,称“小厕所,大民生”,要求在景区、城市,甚至农村推进“厕所革命”。

 

但是在今年18日,中国国家旅游局局长却叫停“厕所革命”中一些地区“五星级厕所”的建设,关于高档厕所是劳民伤财的“形式主义”,还是无可厚非的“文化符号”也值得人们思考?

 

不少地区开始建设拥有座椅、微波炉、急救包,甚至沐浴房等的“第三代公厕”,有人认为这不失为一种社区建设的尝试,但也有反对者表示“厕所有必要建这么好吗?”

  

居民在宿迁市宿豫区张家港实验小学西门旁边的第三代公厕——“城市之家”街坊公舍阅览区阅读。

中国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在18日的全国旅游工作会上表态要停建“五星级厕所”,称要纠正地方“搞形式主义”的举措,厕所建设重在便利耐用。“厕所革命”自2015年开始,各省市共完成7万个旅游厕所的建设,其中不乏配置先进的“五星厕所”。

 

中国国家旅游局曾在2003年制定《旅游厕所质量等级的划分与评定》国家标准,其中划分15星五个层级,5星级厕所的标准有外部新颖美观、建筑面积达150平方米以上、具备艺术装饰等美化设置、具备影视设备等辅助装置等。2016年,中国国家旅游局制定新的《旅游厕所质量等级的划分与评定》,取消45星级,重新划分为1A3A三个等级。

 

纵然划分标准做了修改,“五星级”仍然是各地“厕所革命”中的兴建与宣传标准之一,斥巨资修建的“豪华公厕”亦引发民众不满。目前,国家旅游发展基金已为“厕所革命”安排资金逾10.4亿人民币,而各地安排的配套资金则已超过200亿人民币。

 

早在“厕所革命”之前,就有不少地区建有“五星级厕所”。江苏扬州的“仿古”五星级厕所耗资100万人民币、北京中关村的“防弹公厕”造价80万人民币,山东济南占地200多平方米拥有液晶电视、空调、沙发等设备的“豪华公厕”投资70万人民币,广州“郁金香厕所”花费逾100万人民币。

 

 

江苏扬州的“仿古”五星级厕所

 

北京中关村“防弹厕所”

而在“厕所革命”开始后,江苏盐城于201512月建成中国首个“五星级旅游厕所”,造型如渔网的大纵湖景区公厕,大量选用芦苇作其外墙及内部装饰,耗资逾200万人民币。


位于广西桂林及湖南长沙石燕湖两地的五星级透明玻璃厕所分别于2015年与2016年开放,在森林中的全景开放式厕所引得众多游人参观,但被指实用性不高。


去年10月建成的四川成都武侯祠景区厕所也成为“参观景点”之一,其增设儿童坐便器、便民厕位求助呼叫器等设备,并配备沙发茶几、雪柜、饮水机、微波炉、沐浴房等。


现如今,“五星级公厕”层出不穷,在便利公民的同时,也成为了城市中独特的一道风景。


但是,关于“五星级公厕”的争议层出不穷。


有人认为,“五星级公厕”是为体现地方政府政绩的“形式主义”,但也有人指出,国外其他地区亦有设计独特、建设别致的公厕,建“五星级公厕”使公厕本身成为一种文化载体有何不可?

 

公厕有必要到“五星级”吗?你认为公厕应该有何标准?



中国城市设计网 文垚编

 

你不知道的腊八粥

腊八节,民间大都流行喝腊八粥。关于喝腊八粥的由来,民间还流传着许多故事。    

有佛教的创始者释迦牟尼说

“赤豆打鬼”说法

有悼念饿死于长城工地的民工说  

有怀念岳飞说

还有朱元璋一说 

但是现在我要告诉一个大家不知道的传说,但是它却最为真实,也是让我最为信服的。

东晋时期战乱不断,民不聊生,衣不果腹,兴善寺作为佛法办事处,为了帮助难民们度过战乱,故在天寒地冻的腊月初八到来年3月份,进行大规模的施粥活动,为了给难民们补充能量、预防瘟疫等,粥中会放一些枸杞、红豆、以及药材等,称为腊八粥,到了3月份,天气回暖,寺庙就回收大量的土地,将土地租给难民,教难民们开垦土地,播种等千三年不收租金,只需要交一部分粮食,在收成好的时候,三七分成、收成不好时就二八分成。不仅如此,当时寺院还用自己的力量去建一些基础设施,传播知识。慢慢的寺院就聚集了一定的资产和信徒。佛门一直将这一传统沿传至今,并在民间流传开来,慢慢的在农历十二月初八这一天固定成为“腊八节”,在这一天人们都要喝腊八粥。

文革时期的西安


摄影:刘一(陕西省新闻摄影学会荣誉会长)

那十年,曾经被称为史无前例,有人说那是一场噩梦,也有人怀念那时夜不闭户。

老摄影记者刘一先生拍摄于1968年到1972年之间的影像,又将我们带回往日的记忆。除去画面中铺天盖地的革命标语,我们看到了当年的钟楼、邮政大楼、西安火车站、西大街,一幕幕场景如同电影一样,我们似乎听到了当年的嘈杂的口号、震耳欲聋的礼炮、还有唇枪舌剑的大辩论。

城市设计的重要指标:归属感

    国家统计局每年都要进行一次“最具幸福感城市”的评选,标准为市民对所在城市的认同感、归属感、安定感、满足感,以及外界人群的向往度和赞誉度。在去年的榜单中,青岛、杭州、惠州、成都、长春、南京、哈尔滨、烟台、苏州、重庆位居榜单前十;而中国最现代化、国际化的两座城市——北京、上海则分居第96和第99位。

    归属感是“幸福城市”的重要指标,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城市也在不断发展。当我们大谈特谈城市化进程的时候,不应该忽略身在其中的人的归属感——这个影响城市发展的根本的东西。
    对归属感的定义有很多种说法,心理学研究表明,每个人都害怕孤独和寂寞,希望自己归属于某一个或多个群体,如有家庭,有工作单位,希望加入某个协会、某个团体,这样可以从中得到温暖,获得帮助和爱,从而消除或减少孤独和寂寞感,获得安全感。

    城市如何使人具有归属感,与城市的设计息息相关。然而,当今中国的城市设计常常被理解为打造城市形象、美化亮化城市的途径,城市中出现不少大广场、景观大道、豪华住区等,这是对城市设计的一种片面、表象的认识。关键在于,城市设计是为人、为广大公众而做的设计,要把改善城市生态环境和公众生活质量放在首位。
    既为设计,必是人通过事先计划好的造物活动来提高自身的生活品质,所以归根结底,城市设计应为人服务。偏离了服务本质的城市设计,不但降低了城市品位,更使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难以体会到美好的城市生活所带来的归属感。

“惊魂”之后——电梯安全,不能放松的弦

    迎着清晨的阳光,初夏的格调明亮又安详,刚刚踏进单元楼的门,看一眼擦肩而过的居民的表情:电梯又出事了。
    无数次的“罢工”加上时不时的虚惊一场,小区中的居民对这频频发生的电梯惊魂深感恐惧。毕竟在如今的城市中,高楼大厦林立,无论是高层住宅小区,还是办公单位,电梯都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工具,然而一起又一起悲惨的电梯直坠事故不得不引发人们对于电梯安全问题的深思。

    电梯问题想必大家或多或少都遭遇过,有过气喘吁吁爬楼梯的经历,也有过瞬间失重的切身体验。一般来说,能够安装运行的电梯都应该是经过严格检测的合格产品,那为什么电梯问题还是频发呢?我们分析,除了技术质量上的“水分大”之外,问题很大程度也是出在后期的保养上。电梯天每日上下无数次,难免会有损耗,但一旦安装完成之后就基本无人问津,这样的话,再好的电梯也会存在安全隐患。

    也许有人会疑惑,之所以目前电梯屡屡出事,管理的力度却跟不上节奏,主要是由于没有法律依据?其实不然。《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明确规定:电梯应当至少每15天进行一次清洁、润滑、调整和检查;电梯等为公众提供服务的特种设备运营使用单位,应当设置安全管理机构或者配备专职的安全管理人员。然而,现实来看,这些规定明显沦为摆设,基本是没有监管也没有实行。当我们屡次看到类似的事故发生,自己在乘坐电梯的时候更是胆战心惊,无论是电梯本身的质量不好,还是相关部门的管理不到位和责任的缺失,都是威胁到民众生命安全的致命因素。

    只是在很多的行业和领域,我们似乎都是在惨剧发生之后才开始重视,一旦事故的社会影响降低到一定的程度后又开始“大放松”,电梯能否正常运行和安全到达直接关系到乘客的生命安全,而关乎生命,便无小事。我们希望相关部门应该从电梯的采购、安装到后期的维护,进行全程的有效监督和管理,这样才能避免类似的惨案再度发生。

汉江一级防堤建成不到一年坍塌

    汉江一级防堤工程是2012年动员建设的,于2013年六月正式竣工,是陕西省重点打造的汉江干流综合整治工程。此工程在建设时期一度被誉为是“中国式莱茵河”,国家一级防洪整治工程。

    但是,这个一度被冠以多个荣誉头衔的工程在建成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出现了坍塌,很是让人不解。2014年4月14日凌晨,位于汉台区三号桥桥闸至曹营段约二百米处发生一起河堤塌陷事故,据周围群众讲,“当晚声音很大,还以为轧路机上河堤了”。出去一看才发现是河堤塌方。
    据介绍,此次垮塌的河堤工程项目是2012年建设,2013年6月竣工,由陕西设计院设计、惠汉水利水电工程监理有限公司汉台分公司监理、陕西远景水利水电施工,设计抗洪标准为每秒12000立方米,因今年汉中雨水并不充沛20个桥闸也只开了3个排洪孔,每天流量也基本在每秒400立方米。
    但是,这个投资2500余万元,号称国家一级的工程却在建成不到1年就出现长达二十余米长,2-3米高,面积约60-70平方米的塌方。而且,时至今日主管部门尚没有明确事故责任和事故原因。

    记者从汉台区水利局陈局长处了解到,此工程目前已通过初验、设计、施工和监管都是按照规定要求完成的,出现这个事故也许有很多因素,目前事故已通报汉中市由市上调查,对于事故责任问题,陈局长说“只有等市上调查清楚后才能说清。”
    记者了解到,汉江综合整治汉台段是国家一级堤防工程,必须具备国家甲级监理质资监理,工程标准是按每秒12000立方米百年抗洪标准修建的,工程修建到完工不到一年,就出现垮塌,事故原因是什么?
    具体原因我们尚不得而知,但是建设部门偷工减料的嫌疑最大,惠及千万人的民生工程,岂可如此儿戏。这也正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关部门一定要严格调查,严肃处理。

机场“水帘洞”引出城市设计的尴尬



    “天有不测风云,人又旦夕祸福”,对于每个生活有上百万人口城市而言,秉承“既防一万,又防万一”的设计理念是很必要的。2014年4月初,我国广东等地遭遇几十年一遇的暴雨冰雹极端天气,东莞女大学生被冲入下水道死亡、广东电网60多条线路跳闸,深圳机场变身“水帘洞”……







    相对于此次遭遇暴雨天灾的其他地区而言,去年11月刚落成的深圳机场新航站楼是重灾区,最引人关注和斥责。所谓的巨资打造、所谓的国际设计大师,所谓的3.8万多个天窗,是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220倍,所谓的幕墙接缝数量是国家大剧院的60倍,所谓的世界级的设计和装潢,可惜正如《人民日报》也说“老天不会因为你美而就不下雨”。作为城市名片一样的城市公共建筑,不知道建筑的功能性是如何体现的?防灾措施上是怎么做的呢?如果没有最基本的防灾意识,不能应付哪怕是暴雨这样的坏天气,怎么能算合格?





    但凡去过深圳机场的人都说过,航站楼非常的壮观、大气、漂亮、上档次,说它是深圳的城市名片,是第一印象,是风景线,出入机场航站楼的人几乎都是一路上边走边拍走出去的,但是,作为一座公共建筑而言,首先它的功能性才是最最重要的,即便是我们做好了预防五十年一遇的灾难的准备,那百年一遇的呢?二百年一遇的呢?。相信经过这次暴雨袭击之后,深圳机场恐怕除过“水帘洞”的称谓就是“豆腐渣”、“丢人”等等这样的词汇了。这是设计师德悲哀,也是深圳的悲哀,还会是所有人的悲哀,如果所有目光都集中在这座公共建筑单个的设计合理和施工质量的话,就犯了形而上学的错误。应该看到,这还是整个城市设计的问题。









    城市设计不能拘泥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应急”尴尬,我国的城市大多习惯于顾此失彼和本末倒置的“倒逼”,这样只会陷入错误重复于错误的怪圈。怎么样城市设计?什么样的城市设计师好设计?是个值得每个城市领导者还参与者思考的问题,只有做好城市设计,负责任的完成单体建筑设计,才能有资格做好风险管控,也才能以最大的诚意,争取到最大的支持,达到真正的让人民满意。(《中国城市设计》)




城市病:需对症下药,勿放弃治疗

    城市是人类文明的结晶,的确,从原始森林到城市形态的形成,人类经历了相当漫长的历史时期。这漫长的奋斗史见证了现代文明的积淀过程,只是随着城市形态的普及和建筑行业的崛起,城市逐渐沦为另一种“森林”。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是一句口号,更是一种愿景。横观如今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城市病已经越来越严重,已严重影响城市居民的生活质量。这就不得不问一句,“我们的城市究竟为谁而建,为什么目的而建?”,城市病反映的是城市建设的主导思想出了偏差,由于不清楚城市为谁而建,城市的管理者在单纯的利益驱动下,较少地关注普通人。于是便出现了房子越建越高,汽车越来越普及,城市慢行系统却越退越远的现状。

    “发展是硬道理”,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我们的行动指标,但永远都不应该是唯一宗旨。我们的城市发展是否就是为了经济增长,为了 GDP?显然不是,城市有两个基本功能,一个是经济功能,另一个则是生活功能。如果过分看重经济功能,那所有的行为都是围绕GDP,怎么赚钱怎么做。在一味单纯追求发展的前提下,城市的生活功能就会被忽视。公共绿地越来越少,房子越建越多。目前我们国家的城市中不乏这样做的,经济至上主义者为数不少。

    不惜一切代价换来的经济虚高和城市“发展”,也终究会付出代价。生态学家从环境生态角度对城市提出了新的评价——“城市水泥沙漠”论。同时,他们指出了城市给人们身心健康造成的危害,主要表现在空气污染、热辐射污染、水体污染、垃圾污染、噪声污染、光污染等几大方面。暂且不说其他,空气与人的生命关系密切,清新的空气对人的健康尤为重要。人类5天不吃饭不喝水尚有生存希望,但断绝空气5分钟以上就会死亡。城市大规模工业生产活动和繁忙拥挤的交通所排放污物废气严重污染大气,使城市空气质量不断恶化,严重危害人类的健康。特别是呼吸系统、心血管等疾病更与大气污染密切相关。加之其他方面的巨大危害,城市居民的健康不仅不会得到保障,反而面临重重危机。

    倘若一直处于这样的困境之中,那么“城市是人类最宜居的环境”这一说法就值得商榷了。生存不仅是人的本能,更是所有生命体的本能,如何在保证生存的条件下提高生命的质量,这才是我们更应该思考的问题。从森林到城市,再从城市回归到森林,本该是人类进步的足迹,岂能经过成千上万年又绕了一大圈回到原点?城市病是建设过程中出现问题的症状,为了我们的宜居之地,对症下药是必要手段,不能因为城市病了就转战山脚水畔,毕竟留一个千疮百孔的城市给时间来掩埋,实非明智之举。

新年新气象:盘点2014年各地出现的城规新动态

    新年伊始,党和国家在城镇化建设方面又相继出台了一些新政。城镇化建设是近几年工作的重点和难点,而且每个时期的工作内容都不一样,进入全新的2014年,全国各地对城镇化建设方面的政策都做出了相应的调整,今天小编整理了几个城市新规变动比较大的、与群众生活关系比较密切的城市,希望能够为您的城市生活提供便利。
    天津:取消暂住证 实行“积分入户”式居住证

    去年9月份,天津发布的《天津市居住证管理暂行办法》就决定从2014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取消长久以来实行的暂住证,试行非天津户籍人口居住证管理办法,这一“积分入户”的制度调整对以往的暂住证提出了很大挑战,对农民工等流动人口的户籍限制影响重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实现了质的飞跃。
    河南:今年起10县市全面试行“省直管”原则

    作为当之无愧的人口大省,河南省在城镇化建设方面也做出了相应调整,决定从2014年1月1日起,河南省巩义市、兰考县、汝州市、滑县、长垣县、邓州市、永城市、固始县、鹿邑县、新蔡县等10个县(市)将全面实行“省直管”原则。直管县党委领导直接接受省委领导,向省委负责并报告工作。其他职权部门也做出相应调整,对省委负责受省委监督。
    湖南:长沙2014年起实施乡村建设规划许可管理

    本着为人民服务,对人们负责的原则,湖南在新年伊始对城乡建设工作也做出了重大调整。近日,长沙市城乡规划局制定了《长沙市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管理规定》,并决定自2014年1月1日起施行。 《规定》对乡村建设规划许可的范围、办理流程、受理部门、变更、违反处罚等进行了全面的梳理和规范,严格按规定办事。
    江苏:今年起江苏省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将“一视同仁”

    从2014年1月1日起,江苏地区将打破长久以来形成的城乡分离政策,实现真正的“大一统”。统一的城乡居民养老费用主要由个人缴费、集体补助和政府补贴三部分构成,参保人员必须按规定缴纳相应的养老保险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