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文化之旅系列之四:文武盛地钟鼓楼

寒风扫黄昏,冰雨挂疏桐。

一直想找个理由,去感受一下古长安城在现代文明的光环的笼罩之下的热闹和繁荣。毫无疑问,钟鼓楼就是最佳去处,每次在经过那里的时候,我都会情不自禁的仰起头来去看看这座高大的建筑,它将历史文化与现代文明溶于一身,将时间与时空包容一体,这种极尽格调的建筑对于整个古长安城来说,的确可以称得上是艺术品中的极品。

那天古长安城从一大早便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这让我很是着急,看看表,浙江来的朋友杨佩瑶马上就到了,因为他只是在西安倒车,所以不能停留太久的时间,还好从他下车到再次等车之间还有9个小时,我便决定带她去看一下声名远播的钟鼓楼和大雁塔。中午时分,她终于到达了西安车站,和她同行的是她四岁的儿子,他得知我们要去参观钟楼时,高兴的合不拢嘴,小手拉着我一遍又一遍的问道:“叔叔,我们是要去看钟楼吗?”

“恩,是的。”我很愉快的答应着他。

小孩的欢乐让我们的旅途多了许多乐趣,不一会我们便来到了钟楼,杨佩瑶一边很细心的抬起头来看着这幢高大的建筑,一边拿出纸和笔飞快的记录着什么,只见她表情极为凝重绕着钟楼整整转了三圈,然后才收起纸笔,对着我笑了笑道:“我曾经看过你的一篇《西安长城游记》,觉得很有感觉,那种感情我当时是理解不了的,现在当我站在这钟楼之下时,我终于明白你那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了,西安钟楼是我国目前规模最大,建筑最宏伟,保存最完整的明代建筑之一。它以其金碧辉煌的雄姿踞于西安城中心,东西南北四条大街的交汇处,是古城西安的标志建筑,被誉为“古城明珠”。

明洪武十七年,明太祖朱元璋下令在全国各城市兴建钟楼,以镇天下。西安钟楼初建时原址在今西安大街广济街迎祥观,与鼓楼东西对峙。当时此地与南北城门正对,是城中心之所在。后扩建西安城,随着城中心的东移,钟楼的位置就与中心偏西,故明神宗万历十年在陕西巡抚龚懋贤主持下,命咸宁、长安二县县令将其迁建于现址。迁建时“楼惟筑基外,一无改创”。钟楼落成后,龚懋贤写了《钟楼歌》刊石嵌于钟楼内。以后清乾隆五年,楼又经巡抚张楷重修,仍按明初年的原结构修建,唯将原室内悬挂的唐代“景云钟”移出室外,以使报时之声远扬。此外,楼上奉祀文昌帝君。钟楼的命名,也因每天清晨击钟报时,故称之。

对于眼前这个和我文字相交的杨佩瑶,其实我不是特别的了解,只是向来利用网络这个媒介,进行一些文学和文化的沟通,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她对西安的建筑历史知道的如此清楚,这让我很是惊诧,她似乎看出了我的诧异,于是点头笑着说:“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以前是学导游专业的,呵呵,今天你也多了一个免费的导游,不是吗?”。

这样的惊喜让我这个自诩为生活在古城的人很是惭愧,她却笑着拉着我们便向鼓楼走去,还好距离不是太远,三两步便可以遥望见鼓楼,最吸引人的莫过于那个牌匾上的四个大字“文武盛地”,杨佩瑶很高兴的说道:“看来这次的西安转车倒能使我收获不少啊,你知道吗?我很喜欢西安这座城市,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到这里来,但是我对这里的古建筑却很了解。鼓楼位于西安城内西大街北院门的南端,东与钟楼相望。鼓楼始建于明太祖朱元璋洪武十三年,清康熙三十八年和清乾隆五年先后两次重修。楼上原有巨鼓一面,每日击鼓报时,故称“鼓楼”。历经岁月沧桑,如今巨鼓早已不存,惟余鼓楼巍然耸立。”说着便是一声叹息,我很是钦佩她的这种浩瀚如烟的学问,能够把时间记述的这么清楚的人还真不多见,我们胡乱的转了一圈,带他们去吃了东大街的小吃,已是黄昏,于是就匆匆忙忙的赶往车站,临上车前,杨佩瑶很高兴的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却问我要一句感言,匆忙之下,我只得给了她一句“寒风扫黄昏,冰雨挂疏桐。”我们对视一下,便算告了别。

送走了杨佩瑶,在返回的路上,刺骨的寒风迎面吹来,我禁不住打了个寒战,于是加快步伐奔向公车,忽然间,大脑里闪过一个念头,历史文化的凝重与厚敛只是存在于神交与心交之间,至于高大而雄伟的钟楼和鼓楼,晨钟暮鼓,钟鸣鼎食,只是皇家和大户人家的事情,与普通百姓的距离似乎远了些,所以它只能蜷缩于某个特定的历史范畴之中。

“弃房断供”——房奴们的伤心之举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五六月末,浙江杭州、江苏无锡、福建宁德、江苏新沂等地都有业主因个人按揭贷款逾期未还而被银行起诉的案例。

消息一经报出,舆论一片哗然,有人欢喜有人愁,也有人幸灾乐祸,透过这种现象的背后,我们可以看出这样的结果绝非偶然,高房价已经将普通百姓的压垮,巨额的贷款和繁重的利息让广大房奴们不堪重负,再加上房价的下跌,造成他们心理上的不平衡,所以便彻底垮了。目前尚无更多数据显示,“弃房断供”成为全国普遍现象。

业内人士认为,除了房价下跌,持有住房价格远低于个人继续要交纳按揭贷款的价格,导致房屋变成“负资产”出现主动弃房外,更有可能是购房者自身财务出现问题,或者炒房团资金链断裂而“断供”。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研究员严跃进认为,按揭贷款违约现象增加,有几个原因。

一是部分区域确实出现了房屋价格下跌幅度大于按揭贷款的额度,进而使得此类住宅业主的还贷积极性下滑。

二是此前商业银行对购房者的信贷资格审核不严。从实际情况看,很多银行给购房者的评估过程中,往往面临打分不严、评估值注水的情况。最典型的就是购房者的收入状况,其实是可以造假的。这往往使得按揭贷款的能力被虚假抬高,进而使得后期的还贷面临压力。

严跃进认为,房价下跌,确实会给客户的违约提供了理由。“从契约订立的角度看,买卖双方都是本着公开公平的原则签订协议的。既然允许房价上涨带来的利好存在,也就允许房价下跌的风险存在。只有这样才是一个公平的交易机制。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法律和道德的约束下,弃房潮并不会马上出现。但确实要警惕这样一种压力。”

不过从法律的角度,因为房价下跌而“弃房”拒还银行贷款似乎并不可取。

北京市立圣律师事务所刘伟律师也表示,住房按揭贷款一般以房产作为抵押,业主贷款逾期不还被银行起诉到法院后,如果业主没有其他资产可以偿还贷款,法院通常会拍卖房产。拍卖所得的资金银行作为抵押权人第一顺位受偿。如果足够偿还银行贷款本息和违约金的,剩余的会返还给房主。如果拍卖得的资金不足以偿还银行贷款的,法院还会追缴业主的其他资产来偿还。

夭折的房子



    当前国情下,大多数市民关心的还是两个问题,一个是房子的问题,另一个还是房子的问题。上世纪80年代后,我国各地城市化建设提速,大批楼房密集建成。如今,许多楼房的建设年龄已经陆续达到20年、30年。随着一系列“楼倒到”事件的发生,有人担忧,一些城市良莠不齐的建筑进入“夭折时代”。



  



   整理近五年内的房屋夭折事件发现,2009年8月4日,石家庄市一座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二层楼房在雨中倒塌;2009年9月5日,宁波市锦屏街道南门社区的一幢5层居民楼突然倒塌;2012年12月16日,交付20余年的宁波市江东区2幢楼发生倒塌;2013年3月28日,建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绍兴市越城区一幢四层楼的民房倒塌;2013年5月,福州市一栋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建筑突然坍塌;2014年4月浙江奉化居敬小区里一幢只有20年历史的居民住宅楼如麻将般突然倒塌。这些房屋夭折事件背后都是以城市普通居民生命财产为代价的。



  



   我国的建筑短命问题已经是全球关注的问题,每年的建设量是一些发达国家都无法比拟的,可房屋的安全寿命期限只能达到平均25至30年左右。相较于英国建筑平均寿命132年,美国建筑平均寿命为74年,就相形见绌多了,而按照我国《民用建筑设计通则》的规定,一般性建筑的耐久年限为50年到100年。作为市民而言,花了积累一生的大把钱财买了一处房子,其使用寿命仅为二三十年,不仅与70年的土地使用期限相差甚远,还存在着不可预知的安全风险,真是让人愤慨焦虑。



  



   痛定思痛,追悉国内夭折房屋问题之根,北京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系教授吴必虎表示,就以浙江奉化塌楼事件而言,有五家单位该为此负责。一个是开发建设单位、一个是勘察单位、一个是设计单位、一个是施工单位、一个是工程建筑单位。一些业内人士表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市场经济刚刚起步,由于规范标准体系跟不上建设速度,为了解决老百姓住的问题,很多地方确实建造了一批快餐式的房子,很多建筑工人甚至来不及学习建筑常识,就从“稻田”直接上了脚手架。加上技术和资金方面的原因,建筑工程质量很难得到保证。此外,出于对建筑成本的考虑,当时一些结构应该采用钢筋和水泥的地方有的减少有的取消,甚至以泥浆代替水泥砂浆使用,也严重影响房屋质量和使用寿命。还有,居民本身缺乏建筑常识,业主私自敲毁承重墙体、破墙开店、野蛮装修屡见不鲜,也为房屋夭折坍塌埋下隐患。



  



   《民用建筑设计通则》和住建部颁布的《建筑结构可靠度设计统一标准》对于建筑质量问题都有相关规定。但是,由于这些规定效力层次及宣传普及度不高、属于原则性倡议性质、缺乏责任追究和监督保障机制、约束力不强,因而,并没有被房屋设计建造单位广泛严格执行,一些开发商建造的房屋实际使用寿命要明显低于设计使用寿命,而民众也往往不知道根据上述有关房屋设计使用寿命的规定维护自己的权益,全民缺乏建筑知识的普及。

    或许我们需要一个介乎专业与大众之间的媒介,在专家、学者、政府、开发、设计、施工、建材、居民之间建立公开探讨与修正的桥梁,把知识传播开来,把互信建立起来,让房子“长寿”起来。




关中发展论坛开幕 共谋西北经济发展

    昨日,第八届大关中发展论坛开幕,陕甘两省及其兄弟城市的政府及部门领导、专家学者和业界精英共话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建设。一贯以犀利、敢说著称的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宝通一开口,就博得了高关注度,“省委、省政府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战略定位,但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眼下遇到了挑战……”陕西该如何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张宝通提出的思路是抓好四个环节:建设大西安、带动大关中、引领大西北、走向大亚欧。

    “三分咸阳”做强西安杨凌铜川
    在带动大关中环节,张宝通认为,应增加关中城市的数量。他再次提及自己在上一届论坛中发表的观点,即通过三分咸阳,做大做强西安,做大做强铜川、杨凌。“将咸阳中心市区和泾阳、三原、兴平、礼泉划归西安,使西安成为亚欧大陆桥经济带的心脏和国际化大都市;将淳化、旬邑、彬县、长武划归铜川,把铜川建成渭北的中心城市,解决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的世界性难题;将乾县、永寿、武功、扶风、眉县、周至划归杨凌,使杨凌由试验区变成示范区,建成中国唯一、世界唯一的农科型中心城市。”同时,使杨凌、铜川和渭南与西安构成大西安都市圈。把宝鸡建成大关中的副中心,把商洛建成大关中的东南门户,并落实韩城、华阴省辖市的独立地位,使其成为大关中的东北门户和东门户。另外,还应争取中华民族圣地黄陵撤县设市,纳入关中城市群,“使黄陵、华阴和韩城一样都成为副地级区域中心城市。”
    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西北段
    “只有占领了大西北市场,陕西的产业和产品才符合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需求,才可能走向中亚、南亚、西亚市场,如果连大西北市场都占领不了,是不可能走出去的。”大西北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陕西的后院和重要市场。但是多年来,我们把着眼点放在了东部沿海,而忽视了大西北市场。“在大西北很少看见陕西产品,大量看到的是沿海产品。”基于此,张宝通提出,当务之急是构建起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西北段。陕西只有加强与大西北各省区的合作,面向大西北调整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才能在未来,通过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签署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协议,向中亚、南亚、西亚延伸。
    尽快开通网上丝绸之路
    如何逐步走向大亚欧?张宝通认为,陕西向西开放不能仅限于中亚国家,还要与上合组织观察员国家合作,比如,与南亚国家合作,争取走向印度洋,开辟中东能源进入大西北的新通道;与西亚国家合作,争取把丝绸之路变成能源之路。具体操作中,除了发挥西安国际港务区作用,积极打造陆上丝绸之路,利用咸阳国际机场打造空中丝绸之路,还要抓住西安获批国家跨境贸易电子商务服务试点城市机遇,尽快开通网上丝绸之路。
    将延安商洛纳入关中城市群规划范围
    过去,关中城市群以全省21%的土地面积,承载了全省62.8%的人口,创造了61%的 GDP。今后, 结合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建设机遇,大关中发展还应该从哪些方面努力?省住建厅副厅长韩一兵在发言中建议,进一步优化空间结构,在现有西安、咸阳、宝鸡、铜川、渭南、杨凌的基础上,增加延安、商洛。“延安纳入关中城市群,将有利于带动陕北榆林地区的发展,增强陕甘宁革命老区开拓创新活力,商洛是关中天水经济区次核心城市,眼下已经融入西安1小时经济圈。”

3D打印房 开启建筑建造新模式

    对于建筑师和整个建筑界来说,3D技术绝对是新时代最大的建筑建造突破,3D打印房的探索将开启房屋建造的新模式。这种3D打印房屋概念将是房屋建造的革命性改变,甚至能够最终解决我国的住房危机。建造3D打印房屋的成本并未公布,但雷特辛表示,伴随着3D打印行业的快速发展,将逐步节约制造成本,这意味着不久的将来制造经济型3D打印房屋。

    多亏了最新的3D打印技术,源自计算机屏幕图形的一种可定制建筑设计转变成现实世界的一处住所。虽然这个梦想仍然是我们所无法企及的,但是全球的建筑师团队正通过建造世界上第一个3D打印房屋来向这个梦想迈出一大步。
阿姆斯特丹的Dus建筑公司是参与者之一,它计划在荷兰首都打印一座运河住宅。打印机将使其成为可能,而它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它的名字来自于荷兰语的“房屋制造者”。它使用一个船运集装箱建造而成,拥有着闪亮的金属外壳,它有6米高而且能够轻易塞满普通的客厅。

    根据计算机绘制的方案,这台打印机使用不同的塑料和木质纤维首先来制造建筑外墙,然后是天花板和房间的其他部分,最后是家具。这些部件将在原地进行装配,由于它们的一些边缘已经像巨型乐高积木一样设计成型,因此能够互相连接到一起。位于草地上的这台3D打印机就像现代雕塑的作品一样矗立在那。

    完成3D打印房屋不太可能和普通的运河房屋一样廉价,但是建筑师们把它作为一种实验,来研制这种概念。它似乎就像是科幻小说,或者是一位百万富翁所渴望的一种形象工程,但是这事实上是一种理想主义的空想概念,但却由冷静的建筑师借助模式预算实现。开发商现在或许不会被吓到,但是3D打印技术完全有可能改变建筑行业以及我们城市的样貌。

“以房养老”的背后:是谁在盯着老百姓的房子


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我们国家经济的高速发展,高房价已经成为了政府、社会以及人民群众关注的焦点。持续上涨的高房价迅速打败了一大批80后和90后,将这个国家的青年人压在了房子这座新时代的“大山”之下,满怀梦想和激情的年轻人一个个沦为房奴,让他们看不到一丁点希望和未来。


在人们的惯性思维中,城市生活远比农村生活要优越的多,因此很多人都愿意前往城市发展,人追求美好生活的想法本是无可厚非的,但是美中不足的是,政府的放任自流甚至是纵容,让那些黑心的资本家们通过“房子”这种生活必需品对老百姓进行一场史无前例的盘剥,使得大部分民众毕生都在为一套房子而奋斗。这不能不说是整个社会和民族的悲哀,这种经济高速发展是以牺牲掉多少人的梦想而得来的。


房价居高不下,现在“以房养老”也逐渐的蔓延开来,仔细分析,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高房价还是“以房养老”,都与房子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下面我们不妨来仔细计算一下从买房到“以房养老”这个悲哀的过程。


 



王赟(化名)18岁的时候考上了大学,18—–22岁,在校读书。


22岁大学毕业,开始上班,假设有3年的工作适应期,当然这期间工资肯定不会太高,顶多就是维持他最基本的生活。


25岁的时候,工作逐步稳定,开始谈恋爱,这期间,事业和恋爱同时起步,基本没有什么积蓄。


28岁开始考虑结婚,这就需要买房,房子买到了,欠下了一屁股的债,还有银行20年甚至30年的贷款要还,于是拼命挣钱还债,等到房贷彻底还清的时候,已是48岁或者是58岁,到了这个时候,这个房子才真正意义上是属于他的。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这个时候,又要“以房养老”了,于是再次把房子抵押出去,等到死了之后,银行又将房子收了回去。


王赟的这一生就是我们普通老百姓的真实写照,总之从他买房的那一天起,房子就被各个部门以各种理由给惦记上了。


也就是说一个普通的中国人,终其一生都是在围绕着房子而转,从拥有到失去,一个完美的回转,一场旷日持久的掠夺,一次让人痛苦不堪的人生旅途,这是何其的悲哀呀!


 



一个普通的家庭花费大量的资金供养一个学生,学成之后遭受巨大的就业压力,就业之后拿出毕生的努力买了房子,之后几十年就是给给银行打工。现在养老问题竟然要沦落到依靠“房子”。如此看来,“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便成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看着那些每天为房子而奔波的人,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有一双邪恶的眼睛正在盯着他们的房子。而这双邪恶的眼睛正在想方设法将这些人奋斗了一生才得到的房子据为己有。

城市之“根”——莫让乡愁无处安放

不知从何日起,“乡愁“摇身一变成为了炙手可热的词。它的背后是一种记忆和依托,是一种情感的归属,所以,这个愁肠万千的词并不是某个地区所特有的,而是一种社会性的情感。


一改往昔的赞扬声,如今城市的发展模式似乎越来越受到争议。路面阔了,高楼密了,绿地多了,广场大了,街灯靓了……可是,在这些风光的背后,总感受到一种缺陷。这不仅因为看起来千城一面,更因为缺失城市应有的情怀——城市没有彰显属于自己的历史文化底蕴和属于自己的精神气度。这样的缺陷,凸显出城市的特色危机。台湾著名设计师叶宇轩曾有一句话令人印象深刻:“我喜欢打动人心的而非打动眼睛的东西,只有唤起情感才能让记忆成为永恒。打动人心灵的往往是产品设计中所表现出来的情感的部分。”城市情怀正是城市设计中的情感部分,是城市的价值观、审美取向,包括珍藏什么、眷顾什么、追忆什么、感伤什么、鄙薄什么,继而守候什么、倡扬什么、坚持什么、反对什么。经过这样的情感把关,城市才不是冷冰冰的钢筋混凝土的机械堆砌。

一个城市所特有的情怀,是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人的心灵慰藉。当下,城市化进程中盲目照搬国外现成的城市设计,不能与本地特色文化结合,所以没有地域特色,没有文化底蕴。自信一些,给城市赋予自己的情怀,自己的城市同样可以是精品,可以令人流连忘返。须知,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道理虽简单,可放之四海而皆准。

很多学者喜欢称“城市的根”,根是什么?根就是文化,就是让人怀念、让人留恋的情怀。让情怀成为创新城市设计的灵魂,城市才能设计成为“心灵的家园”、“适合人居住的艺术品”,这才是最有价值的设计目标。将城市情怀导入城市设计是实现城市“精、气、神”的重要方法。城市情怀需要具有影响力的、符号化的艺术品。城市情怀的体现并不一定非要在“高大上”中体现,一条小巷,一个指示牌,甚至一个角落里的垃圾桶,都是城市情怀的载体。


今年的两会中,城镇化依旧是备受关注的问题,如何在保持城镇化的发展中守住城市之根,这不仅仅是观念的问题,更牵涉多方协调能力的关系。面临着这空前的挑战,城市设计要加大对文化尊重、对人文关怀的力度,不能让“水泥森林”逼得乡愁无处安放。

 

 

芸芸城里城相似 绕绕市里市不同

                                                

“城”因战争而生,“市”因交换而生,城市在漫长发展道路上历经沧桑,待浮华退去,留下的只有恒久的建筑。如今,在城市化进程发展迅速的时代,千城一面已经掩盖了城市本身的特色,既找不到文化、也找不到灵魂。城市发展不仅仅是规划师、决策者的事,更是生活在城市里每个普通人关心的事。从城市规划到城市建设,再到城市不断完善是每个城市发展必经之路。怎样才能摆脱千城一面,建设有精神、有内涵、有灵魂的城市呢?

 

城市规划科学化

 

 

在新时期城市化进程中,城市规划作为城市发展的第一关口。因此,要把城市发展建设好,首先要把城市规划好。城市规划是一门交叉性的科学,它吸收了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及视觉艺术,已逐步形成一门独特的科学。所以城市规划既有十分科学严谨的一面,又有自由裁量的一面,所以,在进行城市规划时就要防止不讲科学,相当然,随意规划及规划完全服从长官意志等都是不讲科学的表现。城市规划科学化是针对我国当前经济社会发展阶段许多城市规划工作中存在着不完善、不科学、不合理的现象而提出的。城市规划科学化是要使城市规划在编制、审批和监督等工作中的主观认识及其活动符合客观实际和科学合理。城市规划科学化的实质是要引入一种科学精神,即求真、理性、务实、批判的人文精神。规划师通过专业技术,识别和协调涉及空间利用的不同利益集团需求。规划是一个不断整合、不断协调各方利益关系的过程。

 

城市规划要根据社会经济发展情况,用前瞻性视角和可操作性的科学理论作为指导。规划工作要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把经济社会的发展作为第一要义,规划工作要紧密围绕发展大局来开展,而不能过分强调规划不顾实际的理想化;而且要更好地适应和服务于经济设会的发展形势。与时俱进、因地制宜是科学的城市规划必需品质。

 

城市建设特色化

 

 

一个城市的建设不仅反映的是城市面貌,更是一个城市人文历史进程。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我国的城镇化建设速度已经越来越快,然而城市建设基本状况是千城一面,城市的特色不突出。目前,城市的建设正处在传统城市模式向现代城市结构转轨的重要时期,除了提高城市的结构效益,增强城市的竞争力之外,依据民族性、地方性、个性化的城市文化,塑造良好的城市文化形象。然而,我国对城市的各具特色的城市面貌在战争年代、文化革命时期、改革开放以来受到不同程度的破话,,尤其是改革开放对城市破坏是最严重的。城市建设千篇一律,而城市建筑设计中先后出现的“欧陆风”、“港台风”、“仿古风”等等,摈弃自己的文化特色,没有自己民族的、地方的文化特征,降低了城市品位。一个城市如果缺少了文化,便成为一座没有灵魂的建筑空壳。

 

因此,城市的发展更要充分体现在城市的文化建设上。城市建设要从当地的地理条件、人文特征、经济发展入手,因地制宜。注重城市文化,城市特色文化应在城市建设中得以发扬和传承,反映一个城市的精神风貌和地域特色。要在城市建设中突出城市文化、体现城市特色。

 

城市设计人性化

 

 

当城市发展进入一定阶段,城市的城市质量往往体现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上。一个聚居地是否适宜,主要是指公共空间和当时的城市肌理是否与其居民的行为习惯相符合,即是否与市民在行为空间和行为轨迹中活动和形式相符合。人性化设计是指“在设计过程中,根据人的行为习惯、人的生理结构、认得心理情况、人的思维方式等等,在原有设计基本功能和性能的基础上,对其进行优化。”人性化设计应研究人在空间中的行为特征,以满足更多人的爱好与需求。人的行为是人与环境之间的互动媒介,所以好的人性化城市设计应满足人们集会、纪念、表演、锻炼、休闲、观赏、散步、浏览、娱乐、交谈、购物等在公共场所多样化的行为。因此,城市设计要本着以人为本的目的,突出人性化设计。

 

人性化设计更要体现在对全体人的细致照顾,更要突出设计的精细化。人性化设计众多是从城市的公共设施体现,公共设施的人性化包括安全性、美观性、舒适性、通俗性、材质感、识别性、和谐性、地域性和文化性等。在考虑到广大人群的需求,更要注重照顾到特殊人群的使用。例如供行人使用的环境设施如坐椅、雕塑、游乐设施等应满足使用者的多样性要求,尽量创造亲和感和温馨感。更重要的是鼓励人们积极利用和参与,体现对儿童、老年人、残疾人等特殊群体的关怀,让他们在使用时感到方便、安全、舒适、快捷。如在人行道上开辟盲道,在入口开辟轮椅通道等都是考虑残疾人需求的人性化设计。一切城市设计都是本着以人为主的初衷进行,获得认可。

 

城市发展要本着以为为本,科学化、特色化、人性化,建设要举要前瞻性、可操作性,要更趋向于精细化设计,服务整个社会。

 

2018冬运会将在韩国平昌举行 主场馆设计方案已初见端倪

    2018年第23届冬奥会将在韩国的平昌盛大举办,这是韩国首次获得冬奥会的举办权。为此,韩国设计师专门对这次冬奥会的主场馆进行了创意设计,这项总体创意与冬奥会的主题紧密结合,体现了平昌优美宜人的自然风光,尤其是滑冰场馆的设计,充满了灵动和速度之感。

(中国城市设计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