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 徽派民居叹为观止

徽派古建筑以其巧妙的构思设计,精湛的建筑工艺,科学的环保意识,融美观用于一体,在世界建筑艺术与建筑文化史上独树一帜,熠熠生辉。在徽派建筑艺术的风格特色中,尤以其外观布局鲜明独特的美学意识引人注目,让纷至沓来的中外游客赞不绝口,叹为观止。

徽派建筑艺术风格,可以概括为:自然古朴,隐僻典雅。它不矫饰,不做作,自自然然,顺乎形势,与大自然保持和谐,以大自然为依皈;它不趋时势,不赶时髦,不务时兴。此谓之自然。它笃守古制,信守传统,推崇儒教,兼蓄道、释,坚持宗族法规,崇奉风水,追求朴素淳真,此谓之古朴。它含隐蓄秀,奥僻深邃、凝重孤峭,寂寥幽丽,此谓之隐僻。它典正雅致,庄重高洁,文质彬彬,不染尘俗,此谓之典雅。清代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卷三二云,徽之为郡在山岭川谷崎岖之中。卜山筑室,择水定居,必因地制宜,顺乎自然。尤为难得的是,徽人身处黄山、白岳(齐白云)之间,新安江之畔,山水之乐,得天独厚。故依山傍水、背山面水是徽派建筑与自然环境相适应的客观反映,也是徽派建筑之所以获得自然禀赋的基本条件。徽州山高路险,溪水回环,故虽曲径通幽,富柳暗花明之趣,但却寂寥清僻、闭塞偏远。这是造成徽派建筑具有隐僻特色的重要原因。《新安竹枝词》(清代乾隆年间盐商方西畴撰)云:山乡僻处少尘嚣,多往山陬与水涯,到死不知城市路,近村随地有烟霞。

徽派古建筑以其巧妙的构思设计,精湛的建筑工艺,科学的环保意识,融美观用于一体,在世界建筑艺术与建筑文化史上独树一帜,熠熠生辉。在徽派建筑艺术的风格特色中,尤以其外观布局鲜明独特的美学意识引人注目,让纷至沓来的中外游客赞不绝口,叹为观止。

徽派民居还有以下几个特点
1.尊重自然山水大环境。徽派建筑对村落选址的地形﹑地貌﹑水流风向等因素都有周到的考虑,往往都是依山傍水,环境优美,布局合理,交通顺畅,建筑融汇于山水之间。
2.富于美感的外观整体性。群房一体,独具一格的马头墙,采用高墙封闭,马头翘角,墙面和马头高低进退错落有致,青山﹑绿水、白墙﹑黛瓦是徽派建筑的主要特征之一,在质朴中透着清秀。
3.较灵活的多进院落式布局。建筑平面布局的单元是以天井为中心围合的院落,高宅、深井、大厅,按功能﹑规模﹑地形灵活布置,富有韵律感。
4.精美的细部装饰。徽文化中“三雕”(砖雕﹑石雕﹑木雕)艺术令人叹为观止,砖雕门罩﹑石雕漏窗﹑木雕楹柱与建筑物融为一体,是徽派建筑一大特色。

江西省婺源春风和煦,阳光明媚。依山而建的婺源篁岭村古民居错落有致,四面古木参天、梯田密布,掩映山间。村民晒晾农作物只能使用竹匾晒在自家眺窗前木架上,形成特有的徽派民俗景观。被世人称之为“天人合一”的村庄,叹为观止,这里巳成为众多游人心目中的“世外桃源”。

孟姜女“血泪成河” 疑企业污染所致



 

    近日,网友爆料称新乡市西孟姜女河变“血河”。

有网友调侃说:“孟姜女血泪成河,看来她是够伤心的!”


新乡市环境监察支队表示,红色河段长约3公里,两岸并无化工、印染企业,初步怀疑系市内化工企业夜里用罐车偷偷倾倒废水所致。


微博


西孟姜女河“血流成河”


5月1日上午8点,新乡网友@一直在路上的孔蜀黍晨跑时,发现(西)孟姜女河“血流成河、触目惊心”。随后,他拍照并发布微博。照片中,七八米宽的河水暗红,一眼望不到头。


该微博经@河南商报等媒体转载后,引发社会关注。


@鹭岛肖峰:孟姜女血泪成河,看来她是够伤心的!


@有话好说别吵吵:追问急了,有关部门会说孟姜女大姨妈来了。


有网友指出,新乡的河水污染非常严重,不能因少数企业的利益而放纵污染。


随后,河南商报记者与@一直在路上的孔蜀黍取得联系。他说,受污染的西孟姜女河,在卫滨区八里营村附近。“我往上游走了好几百米,水都是红的,路不太好,我就拐回来了。”


回应


疑因企业用罐车倾倒废水所致


2日上午,新乡市环保局表示,该局领导带队进行了排查,并根据河南商报记者提供的具体地址,找到了污染现场。


新乡市环境监察支队支队长张义芳说,西孟姜女河上、下游都有橡胶坝,主要承载沿岸村庄的生活污水,平时发黑发臭。他们沿河排查,发现红色河段长约3公里,位于上游到橡胶坝处。他们已经对河水取样并送检分析,结果到3日才能出来。


张义芳称,红色河段两岸并无化工、印染企业。他们怀疑,是市里的化工企业污水处理不达标,夜里用罐车倾倒进西孟姜女河所致。以前,他们曾查处过类似情况。下一步,将加大排查范围,有结果会及时向社会通告。


链接


孟姜女河的传说


新乡市南部有两条孟姜女河,分别为东孟姜女河和西孟姜女河,两河相距十公里左右,都由西南向东北流,汇入卫河。


传说秦朝时,孟姜女与书生万喜良一见倾心。新婚不到三天,万喜良就被抓走修长城。


孟姜女离乡寻夫,行至新乡地界,听闻有一批民夫因反抗残暴的监工被埋入长城,其中便有万喜良。


她肝肠寸断,两行眼泪流经的地方,出现两条河流,即东孟姜女河和西孟姜女河。


资料显示,在20世纪90年代,沿岸造纸厂兴起致孟姜女河受到污染。

征收房产税是解决房价高企的有效方法


新华网香港4月7日电(记者赵菁菁 王小旎)著名投资家、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创始人乔治·索罗斯在参加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前,在香港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在过去几年为世界经济做出了很大贡献,中国经济发展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转变经济发展模式,他对中国经济的成功转型抱有信心。


索罗斯表示,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当年中国出口大幅下降,但中国应对得非常成功。此后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引擎,推动世界经济发展。他认为中国在过去几年为世界经济做出了很大贡献。


索罗斯说,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问题和挑战是,世界经济不景气造成对外贸易不稳定因素增加。另外,中国自身正在进行经济发展模式的变革,由以投资和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增长模式转变为由拉动消费实现经济增长,这也可能造成经济增速放缓。


索罗斯解释说,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对中国而言具有相当大的挑战,原因是目前出口和投资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仍然较高,而消费的占比相对偏低,因此这种改变可能造成中国经济增速显著放缓,“但总体而言,我对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抱有信心”。


索罗斯认为,中国经济年增速超过10%的高速发展阶段已经结束,并且不太可能再现,“这种高速增长是中国经济早期发展的一个阶段,不会出现在发展模式日趋成熟的现在”。


索罗斯认为,除了外贸下降和经济发展模式转变的挑战外,中国目前还需解决的是为刺激投资造成的银行信贷问题。“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是前车之鉴。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此问题,并着手解决。我认为有关部门能够抑制金融领域初露端倪的泡沫,防范金融危机爆发。”索罗斯说。


索罗斯对中国的金融监管体系持很高评价,他认为中国的金融监管部门了解中国实际问题,对银行内部的问题有清楚了解,并且从西方的错误中吸取了经验和教训。


索罗斯说,人们经常谈起中国会发生经济硬着陆,但这却从未发生。“但我个人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去年中国的经济已经发生了比较温和的硬着陆,汽车和房地产市场的销售均放缓。关于中国经济硬着陆是否会发生、何时发生,现在仍众说纷纭,没有定论。”


针对中国地方政府的经济发展模式,索罗斯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中国的地方政府依靠售卖不断上升的资产获利的发展模式是不可持续的。房价应该维持在民众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地方政府应该兴建福利性住房,这不仅不会增加政府财政收入,还会使财政支出增加。地方政府因此将承受相当大的压力。但他认为不存在任何大规模的违约风险,中央政府可能会分担一部分地方政府负担,以规避风险。


股市一般被看做一国宏观经济的晴雨表,但在中国却并非如此。索罗斯认为中国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奇怪,因为中国企业的实际利润并不高,大多数利润都流入了投资和出口领域,股市普遍反映的是经济增长的收益,而不是产出的增长。在5至10年后,如果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成功转变,企业利润会增长,一些企业将成为股民投资的优良选择。


全国各地“国五条”细则近日纷纷落地,众多购房者在观望房价的调控效果。索罗斯认为,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存在很大问题,一些民众购入多套房产作为投资,造成大量房屋空置。如果现在入市投资将承担重大风险。他认为,征收房产税是解决房价高企的有效方法,但必须循序渐进,以免造成市场崩盘。



在谈及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时,索罗斯说,中国政府希望加大人民币作为国际贸易结算货币的影响力。当中国国内市场足够成熟,国际市场更加稳定,人民币有可能成为新兴的世界货币。


除了著名的投资家以外,索罗斯的另一个身份是活跃的慈善家。他表示,很高兴中国的一些富人也对慈善事业抱有兴趣,这将促进社会的稳定与和谐。

怪异建筑层出不穷 超前还是丑陋

  近年来几乎所有标新立异的建筑都没有逃过网友的调侃:“开瓶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小蛮腰”广州新电视塔、“大裤衩”央视新办公大楼、“大铜钱”沈阳方圆大厦……
  中规中矩的设计已经逐渐的被人们淘汰,大家更在乎的是建筑物的个性,这也是各种怪建筑出现的原因之一。也正因为如此,如今不少建筑设计师逐渐的开始尝试新老结合,中西合璧的方式进行建筑设计。如今的建筑设计,是继续走创新之路,还是回归到古典之美上来?

 

轨道塔还是“钢铁怪物”



 

  安赛乐米塔尔轨道塔是伦敦为奥运会而建造的著名地标性雕塑,自它建成之日起,对他的争议就没有停止过。来自英国国内的投票结果显示,超过六成的民众觉得它怪异、丑陋,甚至有人说它“是两座起重机灾难性地撞在一起”。“轨道塔”造价227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3亿元),耗时18个月建成。建设材料中的60%都来自从世界各地回收来的钢铁。
  争议中飘摇的大雕塑
  这一项目花费超过1900万英镑,其中1600万英镑来自Lakshmi Mittal(拉克西米·米塔尔)的捐献,安赛乐米塔尔钢铁企业的主席。其他费用来自伦敦发展署。尽管一些人认为设计师在这一设计中提升了对艺术、雕塑和工程的融合,这一项目依然被批评为缺少价值并缺少对公共世界的贡献。
  雨果就曾经说埃菲尔铁塔“丑得离谱”,但是现在,大部分人们并不这么认为。它会像埃菲尔铁塔一样仅简单地需要时间来获得广泛赞誉吗?或者它是一个委托者对建筑所犯的惊人错误?

 

东方之门还是“秋裤门”



 

  位于苏州金鸡湖畔的东方之门,被网友调侃像秋裤。有网友幽默的表示,有了东方之门这条牛仔裤,北京央视的“大裤衩”就不再寂寞了。
  秋裤楼被恶搞谁该反思
  这座双塔连体门式建筑的项目方案,由国际排名前列的英国RMJM公司负责,其灵感来自于苏州水陆城门。难道这家国际设计公司的专业水准还不如网友?其实,都这么联想的话,埃菲尔铁塔就像倒挂的三角裤,而凯旋门也像一条平角裤。
  网友对城市建筑有吐槽的权利,同时也应了解政府运作与市场行为的不同之处。如此的话,恶搞才不会伤害无辜。

 

生命之环还是“要命之环”



 

  生命之环是一座巨型环形城市景观建筑,坐落于辽宁抚顺市沈抚新城。其平均直径高达157米,相当于50层楼高,整个建筑所用钢材达3000吨。当地官方招投标信息显示,“生命之环”计划投资金额总计过亿元。
  亿元“铁环” 作用甚微
  一个圆圆的铁环,到底有什么用?世上从来不缺少奇形怪状的建筑,如北京的裤衩、苏州的秋裤,虽然争议不断,但并不缺乏实用价值,公众的质疑也止于调侃。不过这个铁环到底有什么用,官方的说辞是,“生命之环”寓意连接天圆地方,贯通天上人间,无论是高度还是形式都是世界独有的。可惜匆匆加码的观光电梯难以掩盖华丽说辞的苍白,反而给人一种病急乱投医的感觉。
  无论这个大铁环有何种作用,其所用到的钢材倒是宣称达到3000吨。试想一下,如果这3000吨钢材用到更为需要它的地方,可以化身为一辆辆校车,为孩子上学提供安全的保障;可以化身为一段段钢梁,为桥梁的稳固提供支撑;也可以化身为铁炮钢枪,为家国的安宁提供必要的武装。然而,如今它们就孤零零横亘于天地之间,起到的作用却让人摸不着头脑。

 

深度分析:

  设计者与公众的“代沟”
  大裤衩、小蛮腰、大秋裤、比基尼、大铁环数一数中国最近几年出现的一些“地标性”建筑,我们会发现它们屁股后面跟着一大串的外号,从而成了“怪建筑”。
  设计者角度:深层谋略被简单认知
  “中国建筑走过了火柴盒式、积木式的大一统抄袭模仿阶段,开始迎来个性化张扬创新阶段”,但是这种设计会被公众如何解读,设计师在设计的时候往往不会也无从考虑。由于出发点不同,设计师的本意往往会被公众曲解。
  公众角度:不能靠积累知识来满足审美
  网友“西四屯新客”则认为,城市大型建筑审美是面向大众的,所有的审美都是直觉的,不是理性的、分析的。应该由设计师去把握作品的被接纳程度,而不是靠人们积累知识来满足审美。”
  建筑设计与政府规划不能相提并论
  或许,这些形象建筑在设计上是一大进步;或许,设计风格本身没有对错好坏,只有喜欢和不喜欢而已。然而在“打造城市地标,凸显城市实力,展示城市形象”的美好初衷下,地方政府规划下的这些城市“特色”,市民似乎并不买账。
  政绩冲动的产物?
  这些连外形都颇具争议的城市“特色”建筑如此建筑用的是公共财政,却不问市民的意见;如此工程说的是为城市形象,却不征求市民的想法;如此设计自说自话是“大美”,却不顾市民的看法……没有公众参与的决策过程和执行程序,造就了如此之多排着队接受网友吐槽的建筑“怪胎”。
  公众参与的缺失?
  怪异的建筑,在诸多城市或地方招摇而出,没有人追问得出它的前世,也没有人预料得了它的今生。在专业的反思与质疑之外,公众只能以经验审美的姿势,表达着对它们的关注与慎思。

 

周刊点评:

批评不是坏事 主人翁意识渐醒


  有时候有些建筑在设计之初,往往会被长官意志所左右,往往会因为某些领导的喜好而不得不做出无奈的修改,而随后在公示期间,又不能让大众及时看到,因而造成了建筑物一落成就引发一片争议的情况。其实针对建筑设计的批评渐多是个需要积极应对的现象,因为批评的背后是主人翁意识的觉醒。

 

深评浅议:

城市建筑“怪胎”:政绩冲动的“泄洪口”


         


  对于各地“造型各异”的特色建筑或许在设计上是一大进步;或许,设计风格本身没有对错好坏,只有喜欢和不喜欢而已。然而在“打造城市地标,凸显城市实力,展示城市形象”的美好初衷下,地方政府规划下的这些城市“特色”,市民似乎并不买账。这只是一场政绩冲动的造“美”活动而已,却终究美不到广大市民心里。
  这些连外形都颇具争议的城市“特色”建筑——如此建筑用的是公共财政,却不问市民的意见;如此工程说的是为城市形象,却不征求市民的想法;如此设计自说自话是“大美”,却不顾市民的看法……没有公众参与的决策过程和执行程序,造就了如此之多排着队接受网友吐槽的建筑“怪胎”。
  在这浮躁、喧嚣的社会下,稍微回头看看,其实又何止这些怪异的“特色”建筑,前段时间的“古城”热,景观改造热,无不如此。缺乏内涵、实用性以及民众参与,又与城市文化传承不匹配,所造之“美”真不知从何谈起。
  若是将政绩比作一张要上交的试卷,诸如此类的“工程”便是答卷里的客观题了,答起来有迹可循,没那么麻烦。而“公众感受、公共利益、社会影响”等一类的俨然成了主观题,答起来费神,判起来也费劲。
  然而客观题永远都只能给生硬的答案,却缺少人情温暖。尽管官方给“生命之环”强赋词说,“寓意连接天圆地方,贯通天上人间,无论是高度还是形式都是世界独有”,但给人更多的感觉还是冷冰冰的钢筋水泥,让人嗅到的也只是政绩荷尔蒙的味道。
  一旦一个城市的形象工程沦为政绩冲动的“泄洪口”,它所能体现的也就只剩下金钱的堆砌与现代技术应用而已,而真正的城市特色建筑更应当是一个城市内涵和文化传承的体现。作为城市文化的代表,文化传承主体的广大市民,他们的意见和参与才是一个特色建筑或者形象工程能否被认可的关键。我们的政绩冲动更需要找到合理的出口,莫要伤了民众,又伤了自己。
  建筑本身不会言语。但到底是人性之美、文化之美、和谐之美,还是政绩冲动的“泄洪口”,建筑本身已给出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