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社区建设任重道远

    社区是若干社会群体或社会组织聚集在某一个领域里所形成的一个生活上相互关联的大集体,而社区建设也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和意义。

    (一)解决城市经济发展中诸多社会问题的有效途径 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社区建设工作新情况、新问题不断出现。要及时有效地将这些矛盾和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必须增强社区的功能和责任,依托社区,把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各项措施落实到基层,强化社区维护社会稳定“第一道防线”的作用。
    (二)加快城市现代化进程的必然要求 城市的设施建设是城市现代化的一个方面,但城市现代化更为重要的是提高居民的整体素质、文明程度,这就必须大力推进社区建设。条块结合,以块为主,从城市的最小单元抓起,一步一个脚印地将城市现代化工作抓好抓实。

    (三)提高居民生活质量的迫切需要 随着经济的发展,居民收入不断提高,从居住环境到基础设施,从生活服务到文化生活,从治安秩序到人际关系等等,人们对社区都提出了越来越多的需求,希望得 到多方面的服务。比如社区环境问题、社区服务问题、社区治安问题,以及生活方不方便、卫不卫生、居住舒不舒适、精神文化生活丰不丰富等,都迫切需要通过推 进社区建设来解决。社区建设就是要使社区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通过调动和发挥社区的积极性,依靠社区的力量加强社区的综合管理,进而不断提高居民群众的生活质量,为居民群众创造一个安全、舒适、整洁、方便的环境。
    (四)进一步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现实需要 社区文化是社区建设的重要内容,通过社区文化建设,对满足社区居民的文化消费要求,形成科学、健康、独具特色的社区精神,提高社区居民的思想道德和科学文 化素质,促进城市经济的繁荣与社会进步都具有积极的作用。社区服务是社区建设的龙头,通过建立社区志愿者组织,开展尊老、爱幼、助残、济困等活动,可以进 一步弘扬中华民族团结友爱、互帮互助、无私奉献的传统美德;通过开展邻里互助、楼院互助、社会互助、军民警民共建等活动,可以培育和增进人们的亲情、友情 和乡情,把爱国家、爱集体的要求,具体化为爱城市、爱社区的认同感和归属感,改善人际关系、净化社会风气,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

    (五)扩大基层民主,实现居民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必然要求 推进基层民主,奠定坚实的群众基础和思想基础。社区居民关注社区事务,关心社区的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可以有效实现社区居民的自我教 育、自我管理、自我服务。城市的现代化管理,最重要的是对人的管理。通过社区建设,推进基层民主,正是解决人的管理问题,这样,也就为提高城市现代化管理 水平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六)借鉴国外经验,是推动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必然要求 从国际上看,推进社区建设已经成为许多国家加强城市管理的一种必要手段。联合国早在上世纪50年代初期就提出了“社区发展计划”。所谓社区发展,就是我们 所说的社区建设。目前,全世界已有70多个国家开展了社区建设,目的是以社区为单位,通过政府机构和社区组织的通力合作,解决经济发展过程中,特别是工业 化和城市化进程中出现的一些社会问题,促进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我国正处在社会转型期,为避免产生类似问题,就应当借鉴国际上已有的经验和教训,在城市大 力推进社区建设。

    总之,社区建设涉及城市基层社会管理的方方面面,是城市基层工作的永恒主题。搞好社区建设,对建设小康社会、和谐社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深陷怪圈,高档建筑离我们有多远?

“房价还会持续上涨吗?高楼还会继续建吗?”无论街头巷尾还是网站论坛,这些问题都是大众最为关注的热点。谈高楼只谈房价,至于建筑本身所蕴含的文化美感和城市态度却鲜有人问津。也许有朝一日,当你站立于高层建筑之上,俯瞰你所生活的城市时,你才觉得眼底成片的“矮挫”建筑更接地气,更人性、也更个性。


   
不仅仅是中国,放眼全球的建筑领域,我们似乎一头撞进了建筑的怪圈之中。号称全球第一高度的长沙“天空之城”建设者曾放出豪言:4个月就可完成地上202838米的建设。单单是建设就如此快速,试想建筑的设计过程又能有多少灵感的酝酿?过分追求建设速度,往往与急功近利的政绩观脱不了干系。据了解,随着城镇化快速推进,一些建筑师疲于应付设计任务,导致建筑设计理念缺失,出现了一些基于形式和风格拷贝的“快餐式”建筑。这些快速又成批量产生的建筑设计方案基本上都是靠抄袭而生。关于目前这种畸形行业形态,何镜堂院士指出,“一是抄袭严重。看到国外哪个建筑作品好看或者有特色,就抄袭人家。二是符号化。现在要求建筑有民族特色,就生搬硬套传统文化中的符号。”试想,这样的建筑屹立在我们的城市,该以何种方式去展现我们自身的城市文化素养?


    遍地高层都是“洋设计”,这似乎已经不足为奇,可叹的是很多大城市的地标性建筑也注入了“洋血液”。“历数中国二十年来所有的地标建筑,会发现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外国人设计的。”中国建筑学会理事长、前建设部副部长宋春华说,“每个城市都能找到若干“白宫”、“凯旋门”、“罗马柱廊”和“意大利花园”,这是一个不可理解的荒谬景致。”据了解,由西方建筑师主导的设计之风,由大城市蔓延开来,就连县城都举办“国际招标”招揽国外建筑师。“手机楼”“河豚塔”“铜钱楼”,各地陆续出现的一些异形建筑引发了公众集体“吐槽”。“要么最高,要么最怪。”宋春华说,“当前一些城市对于地标的崇拜已经异化,公众建筑失去了中国气质,极尽张扬,演建筑杂技、跳建筑街舞。”这种对于异域建筑文化的盲目崇尚,也让中国的建筑文化无处安放。

  
    本土建筑陷入怪圈,责任在谁?公众当然要质疑,一城九镇、山寨建筑、方圆大厦以及那些贪大、求洋、超高标准的建筑怎么会出炉?但这些全记在建筑师账上肯定是不公平的。所有这些的最初“创意”和最后的决策往往都出自各级领导。多数建筑师为了做成项目,琢磨领导和开发商的喜好,看领导的脸色做设计,因为最后是领导说了算。所以,这样的行业风气绝非理性,若不及时加以约束和制止,这股怪风只会越吹越大。

   
   
建筑本就是时代文化的标志,如今人们在保护古建筑方面已经达成共识,这就是对历史文化的一种认同。现代化的建筑中也应该是一种现代文明的载体,中国的城市更应该标榜中国文化。当然艺术文化均有共通性,这样做并不是禁止中西文化的交流和沟通,而是理性地吸收融合彼之所长,能让世人在建筑中读出中国文化。